生我何用?不能欢笑。灭我何用?不减狂骄。

宁缺毋滥。

   4
他的眼睛躲进历史飘向未来 卡雷 ----------- 凛冽寒冬刺骨冰霜,枝桠摇曳风尽肆虐。 雷狮拖着一只中弹身亡的死鹿,新鲜的血腥气味被空气凝结,不予扩散开来,任是再残暴的野兽也不易察觉这寒天里的佳肴。 但狩猎,才刚刚开始。 拖着死鹿,在雪地上以鹿为中心,划了个不大不小的圆圈,自怀中掏出把NEMESIS,翻出泛着灰金暗光的刀刃,毫不犹豫刺进鹿的腿部,沿着肌理再次发力。 这次的冬天尤为难以度过,罕见的寒潮与反常的气压结为同盟,每每发作,掠夺满嘴的生命。自然永远比野兽可怕,也比动物更具兽性。化作饕餮巨兽,一路嚎叫,搜刮沿路所有的脉搏。大多野兽成为其口中餐食。 鹿的皮毛很保暖,足够抵挡这罕见的寒潮。寻寻觅觅翻...    7
   40
   36
   33
   39
   3
白云外 白狄,有儿童车。 ------ “这是我用来听见你的耳朵。” 男人拉过面对面之人的手,抚上自己的耳朵。带着炽热的,原始的感情,一直盯着面前之人。 “这是我用来看见你的眼睛。” 男人又紧紧握住那人的手,用指尖轻轻触摸自己合上的眼皮。薄薄的柔软的眼皮包裹着不安分乱动的眼球。那是李白用来赏山游水的用来感受世界的双眼。 “这是我用来闻得你的鼻子。” 那只手顺着男人的手触到男人的鼻尖。温热均匀的呼吸喷在那只手的毛孔里。男人此时内心平静,深情地一样样介绍自己的器官。 “这是我用来吻你的嘴。” 续而向下,指尖传来的是凉凉的感觉,这是李白的品过无数酒液无数文化无数岁月的嘴。也是用来传递情谊的...    34
   53
   43

© 困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