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不討好,寧缺毋濫。

老子小时候比你们听话多了!!

又名 《你雷和小鬼比起来还是很乖的》

凹凸幼儿园。

灵感来自前天上雷狮皮给某九岁哄睡。

你没看错。雷狮是幼教。

安迷修和小安迷修不是同一个人,加了小字的都是小孩子化的角色,除了安迷修和小安迷修。

觉得雷狮可能意外的会照顾小孩子?!

辣眼睛。真的。

特别OOC!!!小心!!!

其实是安雷,微嘉雷,雷卡。


------

这是雷狮带中班的第一个学期的第一个星期。

这是他雷狮本学期第3次接到丹尼尔的转述投诉电话。

“喂,雷狮吗,这样的…有家长跟我反映说你太凶吓哭小孩子…”

可以想象到电话那头幼儿园园长的心情。

就,很烦。

“不听话就要受到惩罚吧,我也觉得我没有凶。”

虽然很不爽,但也耐着性子解释道。

“停,别激动。雷狮,他们是小孩子,做错事需要我们来帮他们,你要多一点温柔多一点关爱,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

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令人不舒服的字眼,不等丹尼尔说完就挂了电话。

他不是不知道小孩子不懂事,他只是觉得丹尼尔的最后那番话听着让他很不舒服。

孩子?不存在的。

他从小进行残酷的家族训练,犯了一点点错也会要受到严厉的惩罚,动辄2-3天没饭吃,偷偷溜去厨房被发现可是会被罚更久,若有仆人敢帮他偷偷拿东西吃,是要直接辞退的。

第一次受惩罚,一直对他好的一个女仆偷偷给他带东西吃,一边看着雷狮吃一边深色凝重地说雷狮以后就见不到她了,要他好好照顾自己。

那时候雷狮还不懂为什么以后见不到那位女仆,只知道从那以后,再也没见过她,也没人提起关于她的事情,甚至名字。

回忆的太多了。

雷狮揉揉脑袋,看了看时间,差不多吃完饭了吧,小鬼们。

于是走进班里,果不其然,一片闹哄哄的,不过在见到雷狮后瞬间安静了下来。

“不许倒超过1/4的饭菜,把碗和筷子放在相应的地方,然后擦嘴巴,要上厕所的快去!”

于是班里又接着吵起来。

-管小孩真麻烦。

雷狮不耐烦地想着。

-我小时候也这么麻烦的吗。

也不知是在对着什么,就见雷狮连忙摇头。

-怎么可能!

一团金色的影子闯入雷狮视线,他看去,小金鼓起小脸,很关心地问着:

“老师,是因为我们很吵所以老师头疼吗?”

“老师,对不起,我们错了。”

小格瑞在一旁,看起来也很是愧疚

大概是第一次被小孩子这么在意的雷狮楞了一阵,才摇摇头:

“不是,老师只是有些不舒服。”

-可能小孩子并不都那么麻烦的吧。

雷狮笑着摸摸小金和小格瑞的脑袋,觉得要是所有的小孩子都像小金和小格瑞那么乖那么可爱就好了。

叫小金和小格瑞他们去午睡后,又重新坐回来,内心却不是烦躁。

“老师!”

一声软软糯糯的老师响起,雷狮对上安迷修清澈而坚定的眼眸。

“怎么?”

小安迷修双手背在背后,有些纠结地开口:

“对不起…老师……我听见了丹尼尔老师和老师打电话…”

“没事,我不在意。”

-看来得站远点了。

虽然是这么想着,但其实雷狮是有点开心的。

-这些小鬼头表现的那么乖,回家就说我不好的吗?!

“老师,你凑过来点,我给你讲悄悄话。”

雷狮低头弯腰去,小安迷修悄悄在雷狮耳边说道:

“我知道老师是因为我们不乖才凶的,其实老师对我们很好,我知道的,我最喜欢老师了!”

然后轻轻地朝雷狮脸颊亲了一口,跑去午休。

-什…什么啊這小鬼…。

第一次被这么多以前讨厌的小鬼给这样对待,雷狮有点懵。这个世界是怎么了吗?!

看见小卡米尔正在往自己这边看,雷狮才想起小卡米尔没有他的亲亲是睡不着的,就笑着走过去,撩起抱着枕头的小卡米尔的刘海,啵了一口。

小卡米尔脸有些红红的,点点头说声谢谢哥哥然后就跑去午睡。

-
-
-

雷狮睡在孩子们的房间外面,就地搭了个小床,检查完睡觉情况后,就躺下玩手机。

玩着玩着就接着想之前的事。他想,他家对他那么严格有什么用,以为能造就什么大人物?只能逼出大哥二哥那样的老古董罢了。不过说起来,他雷狮离家出走,给家族抹黑,也算是个大人物。

正嘲讽着自己,感觉身旁站了个人。

嘉德罗斯正抱着枕头站在雷狮旁边。

“嘉德罗斯,去睡觉。”

嘉德罗斯像没听见一样,还是站着不动,直直地盯着雷狮,看起来很生气。

雷狮想了半天才想起来他没给嘉德罗斯亲亲。

-真是个任性撒娇鬼啊。还什么孩子王,撒娇王吧。

支起身子,在嘉德罗斯鼻尖和脸颊各亲了一下,想着这总该睡觉了吧,又看见嘉德罗斯表情缓和但是还是没懂,更用力抓紧怀里的枕头。

“亲也亲了,还不睡?”

“是你自己亲的,我可没要求!”

“…。嘉德罗斯,再不睡会长不高。”

脸黑着耐着性子使出杀手锏,本以为可以把他弄回去,却起到反效果。

“才不会!我会长得比老师还高!”

撅起嘴,想表现得很凶很生气,但看起来更像是撒娇。

本来很烦的雷狮突然笑起来,这也太搞笑了吧,这小子。他可有1米86诶,整个幼儿园只有园长比他高,虽然在幼儿园里没什么可比性,不过他这身高在男生里也算高的了。

摸摸嘉德罗斯的脑袋,难得地好声好气相劝:

“会的会的,你会有丹尼尔老师那么高。所以嘉德罗斯,我们现在去睡觉吧。”

嘉德罗斯也不知道是听见了什么关键词,得逞的笑容挂在脸上,左脚蹭右脚右脚蹭左脚脱了鞋子就往雷狮床上钻。

-???

看着嘉德罗斯得逞的表情,雷狮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撒娇鬼想和自己一起睡但是羞于开口。

“嘉德罗斯,听话,去睡你自己的床。”

“我要抱着老师睡!”

任性又倔,看着嘉德罗斯死死抱住自己的右手,雷狮…也没有办法。所以打开手机佯装给丹尼尔打电话:

“喂,丹尼尔吗。我是雷狮,嘉德罗斯不听话,你把他带回去吧,叫他以后都不要来了。”

听着雷狮告状,还让自己不要来这里,嘉德罗斯没忍住一下就哭了出来。

“老师---我不要---不要回去------”

“好了好了刚才是老师吓你的,我没有告诉丹尼尔老师!”

眼看着嘉德罗斯哭声越来越大,雷狮也没想到这小鬼这么麻烦,只得赶紧哄哄,别的小孩子还要睡觉。

嘉德罗斯拽雷狮袖子擦擦眼睛抹抹鼻涕,这才破涕为笑:

“真的?”

“真的!”

“那我们睡觉!”

雷狮也不知道这小鬼是怎么了,之前一直跟他做对,现在又死死抱住他,不给抱不睡觉,而且还一定是要他被小鬼抱着睡,换过来都不行。

-太爱撒娇了吧这也!

嘉德罗斯睡在雷狮怀里,但是就是要说是他抱着雷狮睡,又趁他没注意,亲上了雷狮的嘴。

“老师是我的了!”

“老师以后只能被我抱着睡觉!”

说完就趴下睡,留下雷狮一脸懵。

-我成为了…专…专属抱枕???啥玩意儿…?

本想问个清楚这到底是什么鬼,手碰到嘉德罗斯的背部时,感受到了他的轻微颤动的身体,最后还是动作放轻柔顺着摸了摸嘉德罗斯的背,意味睡好。

-
-
-

当雷狮醒来时,身旁围了一圈的小孩子,一个个看起来都要哭了,然而本来就小的床不知什么时候挤了好几个小孩子,床边的人都盯着雷狮怀里的嘉德罗斯。

“老师偏心---”

“老师喜欢嘉德罗斯不喜欢我们---”

“我也要和老师睡---”

抱着雷狮另一只手的小安迷修扯了扯雷狮,雷狮回过头去,却正好亲上了小安迷修。

“老师,我中午看见嘉德罗斯亲老师嘴了,我也亲了,现在老师才不是只属于嘉德罗斯一个人的了!”

小安迷修原本平静的湖绿眸子,现在要变成海了,波涛汹涌的那种。一向安分的他现在开始把事情往不好的事情发展。

“哇---”

也不知道是谁,听见老师偷偷和嘉德罗斯亲亲,还成为嘉德罗斯一个人的了,就哭了出来。

这一下不得了,原本就快哭的小孩子哪里经得起煽动,哭了一片,都往雷狮身上靠,要老师亲亲。

-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罪魁祸首嘉德罗斯被吵醒,看见小朋友们都在要雷狮亲亲,委屈地凶他们:

“老师是我的!我会长得比丹尼尔老师还高!老师以后都只让我抱着睡觉!老师是我一个人的!都亲过啦!我妈说亲了别人就要对别人负责!老师都答应我啦!!”

“哇---!老师偏心---!”

剩下那一半没哭的现在全哭了。

班上闹哄哄的一片。

只有嘉德罗斯又高兴又兴奋地抱住雷狮又亲了一口去气别的小朋友。

以及一直在安慰别的小朋友不要哭的小安迷修一边扯雷狮的手也要亲亲。

-啥。什么情况。

-
-
-
最后雷狮亲了好多小朋友的脸。

以及丹尼尔并不及时的出手相助。

放学了。

小朋友们都被接回去了。

“…雷狮。”

雷狮偏头瞥了一眼身后站着的安迷修。

“我听说了情况了。”

-完了完了这语气。连小孩子的醋也…

“别的小朋友都回家了,你什么时候来接我啊。”

说着白痴的话,安迷修表情却一直阴阴的。

“啧。”

雷狮皱着眉头亲上了安迷修的嘴,顺便舔了舔他的嘴角。

安迷修抱住雷狮,回了个熊抱和深重的吻。

END.
-----

你们肯定注意到了。

嘉德罗斯没有“小”字哈哈哈哈

 
评论(20)
热度(412)
© 困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