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不討好,寧缺毋濫。

临终者告兀鹫

安雷,我觉得好甜怎么回事??


——————


  几里外就看得见中心赛场上空乌云遍布,自其中跑出几只困兽,粗暴地撕咬着蓝天白云,吞噬殆尽,作为混沌的饕餮之宴的开胃菜。赛场正上空慢慢向四周旋开一个洞,一道紫色闪电直直地劈下来,划过气流带上了金色与蓝色的光。它中心是白色的,周围被紫色包围,几束小闪电跟着落下,汇聚在一起,就那么直直地,落在场地上。

 

  电光很刺眼,耳膜快被落雷声震破,不待人缓过第一轮冲击,接踵而至的乱无章法的攻击又依次落了下来,把一切都吞噬在他的电闪雷鸣里。

 

  空气里是一股无法言喻的古怪气味。烧焦味,血腥味,还有战火味,所有的味道融合在一起,刺鼻,但是难以忘记。

 

  天空不是黑压压的一片,不知何时被火光照亮,漫天的刺眼红色。金色,红色,黑色不按顺序地混在一起,又夹杂着融合在一起的颜色,错落有致。

 

  诸神黄昏,末日之至。

 

  安迷修倒地闭眼前最后的景象是一个人站在稍微高一点的地方,背景太过艳丽,那个人背对着迷乱的末日景色,就那么站在那里,像一座雕塑,还维持着攻击时的姿势。

 

  -雷狮,你一点也不适合红色。

 

  眨眨眼,景色带上了血色,周围的一切都是血红血红的,他头最后也贴在地上,他睁不开眼了,再也没有想事情的气力了。然后是黑暗。无穷无尽的黑暗吞噬了他。

 

  【参赛者:安迷修,已回收。】

 

  平日里活泼的机器人的声音还是那么软软甜甜,在此时听来确是嘲讽至极。甜美可爱的声音如此陈述着事实,让人怀疑这一切。

 

  其实没什么好怀疑的,凹凸大赛就是这样的诡异荒诞,前一秒情人想拥接吻含情脉脉作着承诺,后一秒两把刀子相捅表情狰狞祝对方早些去死。凹凸大赛不过是用来满足欲望的东西,谁拦杀谁,没有人可以幸免。这是神所承认的屠杀。在这里,还遵守什么道义才是最荒谬的。

 

  神拯救不了们,因为那太不优雅,优雅比受苦还要重要,那是他的初衷。


  没意思,违抗,才是乐趣所在。如果这屋顶在弥撒突然坍塌,压在成群信徒,唱诗班身上,肯定会很高兴,他会乐坏的【1】

  只不过是实现卑微凡人的愿望,就可以看一场绝佳争斗,神会愿意这么做的。

  他正这么做了。

 

  雷狮要的是自由。

  他在巨大的金碧辉煌的牢笼里的时候他就这么想了,他所想要的并不是从这里逃出去,他知道,外面不过是一个更大的牢笼。一个套一个,当你从小的牢笼里跳出来时,你总以为你自由了。当你走在边缘,身旁是金黄的麦田和燥热的空气,你想去远处的树荫下休息,你向那里走着,却怎么也走不出那片景色,远处的树永远在那里,你过不去,你拉不近一点距离。你就会意识到外面还有更大的牢笼,更大,更难以越过,它把你禁锢住。

  如镜中花,水中月,笼中鸟。

  所以他向安迷修索取,所以安迷修会去满足。

 

  -他的征途是星辰大海,他的脚下是万水千山。

  他记得他逃出来的那天的喜悦,也记得那晚他第一次看见的真正的浩瀚宇宙。全是他叫不出名字的不认识没见过的星座。

  他看见了NGC7293,上帝之眼。他说:

  “我要去那里。”

  

 

  他赢了。

  身旁树木烧焦的味道与血腥味快令人鼻子失灵,他受的伤也不轻,他站在那儿却失去了意识。

 

  

 

  他赢了。

  充满硝烟和战斗后的痕迹,凹凸大赛只剩下雷狮。

  他不去回想帕洛斯被开膛破肚,吊死在教堂前的忠告,不去想佩利背对着他们,被锯成两段前决绝的眼神,不想卡米尔被倒钉在十字架前毫不畏惧的发言。【2】

  丹尼尔如约而至,雷狮被白光包围。

  他在成神前做了个梦。

  

 

  他感觉自己被关在了一个狭小的空间里,手脚无法伸展。这个地方又小又闷,还紧紧贴着他,令他无法呼吸。他抬头想把这个地方弄大,无意中发觉头顶有一丝空隙,微弱的光洒了进来。

  毫不犹豫,雷狮伸直手,把手指塞进去,一点一点把这个洞口扩大,再扩大。

  他伸出去一只手了,这个鬼地方不知道是什么,他下半身使不上力,被软禁着。雷狮就靠着上半身的气力,伸出了另一只手。

  他弯弯手肘,想找个借力点,刚柔并济的触感从指尖传到大脑,雷狮愣住了,但他没时间思考,他只想赶紧从这个地方出去。

  他讨厌被束缚。

  当头从那个地方出去的时候,他大口呼吸着,回头看看到底是什么把他禁锢住。

  安迷修。

  安迷修就这么看着雷狮,他被钉在十字架上。雷狮被困在安迷修左肋间。

  雷狮感觉胸前背后刺痛,低头一看不知怎么回事,裂开一个洞,前后贯穿,并且在不断扩大。他感觉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在往外冲,想突破他的身体束缚。

  -骨子里的狂妄。

  他能清晰地感觉到血液缓缓流下,他的半截身体,在安迷修身体里的那半截,正被什么东西顶着,它在催促他。

  他被那不知名的东西给顶了出来,瞬间的刺痛让他差点发生出什么声音。

  雷狮的羽翼在那一瞬间张开了。

  他的身体变得破碎,肋骨突破所有皮囊血肉,冲了出来,白森森的骨头向后翻着,展肋为翼。【3】

  这下,他是由里到外全部自由了。

  他看着安迷修,安迷修左肋不断涌出黑色的小鸟,喷涌而出。不见血。

  巨大的兀鹫站在安迷修身后的十字架顶端,它盯着飘在半空的雷狮。

  安迷修被钉住的双手双脚开始渗血,空空的左肋慢慢涌出血液。他看着雷狮微笑。 【4】

 

  “你自由了。”

  安迷修说。

 

 

END.

  ------

  

【1】

Will:God can't save any of us because it's inelegant.Elegance is more important than suffering.That's his design.
威尔:上帝拯救不了我们,因为那太不优雅,优雅比受苦还要重要,那是他的初衷。
Abigail:You talking about God or Hannibal?
阿比盖尔:你是在说上帝还是汉尼拔?
Hannibal's not God.Wouldn't have any fun being God.Defying God,that's his idea of a good time.Nothing would Thrill Hannibal more than to see this roof collapse mid-Mass,packed pews,choir singing.He would just love it.And he thinks God would love it,too.
威尔:汉尼拔不是上帝,做上帝没意思,违抗上帝,才是汉尼拔的乐趣。如果这屋顶在弥撒是突然坍塌,压在成群信徒,唱诗班身上,汉尼拔肯定会很高兴,他会乐坏的,他会认为上帝也会乐坏的。

 

【2】

佩利: 西门在跟随主之前是奋锐党党员,是一个个狂热的爱国分子,也是个严格谨守摩西律法的人。后来亦在波斯为异教徒所杀,有种说法是钉十字架而死,也有人说西门是被锯成两段而死。

帕洛斯:1章18节说:“这人【犹大】以作恶的工价买了一块田,身子仆倒在地,肚腹崩裂,所有的肠子都流出来。”

卡米尔:据说彼得被处死前,曾对刑史作如此的要求:「请把我倒过来钉在十字架上,我的主曾为我竖在十字架上,我不配像他一样受死。」特土良是首位提到彼得钉十字架的教父,俄利根更进一步的提到,彼得乃是倒钉十架而死。

【3】

纪伯伦诗《临终者告兀鹫》片段

靠近些,饥饿的朋友,/餐桌已备好,/食物虽不丰厚、简陋,/却是和着爱奉献。/来吧,先啄这里,左边,/将这小鸟街出笼子,/鸟翼已不会扑腾,/我要它随你高飞到云霄。


《电锯惊魂》撕裂天使


【4】

圣痕五伤:双手双脚以及左肋。




 @_Emotion*_  以刀报肉。是我,是我。


 @联盟女神黄少天 张嘴。


Chester自杀了,你们也别想好过。【微笑脸

 
评论(14)
热度(34)
© 困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