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看着我。

宁缺毋滥。

矢豆 讠平 。

出道吧你。

彦槐:

“——安迷修,你醒来了就是安迷修。”


安迷修睁开眼的时候,他的时间重新开始流逝,他的道义继续向前延伸,他的灵魂被钉在原地,他的躯体摆脱那片污秽。


他被捆在十字架上,看着自己嬉笑、流泪,看着自己生老病死。


左手边是欢言笑语的地狱,右手边是悲声哀嚎的天堂。


前方是寂寥。


我想,安迷修这时会用迷茫的眼神看看那具行动着的躯体,再看看自己。

他会问,哪边才是安迷修。

脱离了骑士道的安迷修,还是安迷修吗?


这个问题没有答案。

信仰对坚强的人来说是力量的来源,也是构成他这个人的一部分。

它成就一个人,也毁灭一个人。



当信仰被安迷修短暂地忘却之后,他按捺、漠视、置身于外,他践踏自己曾经奉为精神的道义。

他只不过成为了一个普通人。



如果没有丢舍自己的信仰,他和雷狮也不会有比这更好的结局。

与其纠缠不清到最后,不如借一个清晰残忍的头脑把这个拖沓的默剧腰斩。



话虽如此,想到这里还是觉得难过。

两具躯体只剩下一颗心在跳动的时候,能背负整件事情所有哀伤的人只剩下安迷修。

他的道义回来了,他没办法再次丢下它们。

可他也回不去了。

光点一般的骑士道变成了荆棘,沿着他的脊背攀爬,缠住他的头颅,刺痛他的双眼。


曾经引以为傲的信念被黑色的幕布污染,腐化,变成被干涸的血液包裹着的锈迹斑斑的桎梏。

而他的灵魂背着这份枷锁,目送他自己一步一步在这个寂寥的旅途中越行越远。直到他的肉体殒没,精神依旧会被锁在痛苦中。


他在莫比乌斯的圈环上疲倦地轮回。


天亮了。




 @临终者告兀鹫 

评论
热度(7)
  1. 困兽彦槐 转载了此文字
    出道吧你。

© 困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