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獸

絕不討好,寧缺毋濫。

© 困獸
Powered by LOFTER

潮汐锁定

轰爆。

患有皮肤饥渴症的轰X看透一切但是就是不说的爆。

其实是双向暗恋,但是只有轰一个人在苦恼。

放飞自我意识流·OOC·慎入。

「潮汐锁定」:发生在重力梯度使天体永远以同一面对着另一个天体。

——————

“爆豪,我喜欢你。”

 

“你的过去我不知晓,但你的未来我要参与。”

 

轰焦冻将反反复复修改后只剩两行字的短信删除,屏幕还闪着光,照在他的脸上,甚是惨白。手机屏幕上的12:30闪烁着跳到了12:31。

 

是真的“喜欢”吗。

 

轰焦冻虽搞不清感情一类的东西,对喜欢的定义更是最近才被刷新。他可以大大方方地对母亲说喜欢,对绿谷说喜欢,对荞麦面说喜欢,但他不知道他是否有资格把这两个字在爆豪面前重复一遍。以上的那些已经确认的“喜欢”的确是“喜欢”,但各不相同。对母亲是一种奇怪的令人悲伤的喜欢,对绿谷是让人恍然大悟的喜欢,对荞麦面是感官上喜欢。假使想起母亲,便会是白茫茫的一篇,想起绿谷,便是耳边的悠转鸟啼。

 

那么假使从轰焦冻他的脑子里抽出爆豪的身子,放在他的面前,他一定会给出答案。

 

“爆豪的个性是爆破,手掌会分泌类似硝化甘油的化学物质。爆豪很容易出汗,性格也是,让人感觉很燥很干。”

 

像是要把轰烤干的耀眼的火焰。一想到爆豪,轰就感觉置身沙漠,身体中的水分尽被蒸干。

 

这会儿四下无声,耳机里的音乐也正巧切换,轰只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声与呼吸声。

 

改造成和室的宿舍房间令轰感到安心,因为是已经习惯了的起居室,况且榻榻米传来的特殊的触感让他全身放松。轰放空了大脑,他的意识便在午夜中飘了起来。耳边是轰喜欢的Vangelis的《Ask The Moutians》,迷幻空灵的断断续续的女声给飘荡在空中的轰施加一个力,轰就从窗外飞出去了,他离开了日本,亚洲,地球。他在宇宙里追寻他的自己。

莎士比亚早早地给出了答案:爱比杀人重罪更难隐藏,爱情的午夜有中午的阳光。

这已经不仅仅是阳光了呀,爆豪。

 

“我要靠近太阳。”

 

轰如此想着。

 

“被蒸干也好,我要靠近它。”

 

对未知事物的探求是人类本能,其实是对未知带来的恐惧本身感到了恐惧。

 

轰远远地看着地球,看着无数个被父亲训练的自己母亲爱抚的手与淋下来的开水。

 

“即便是这样,我也要靠近他。”

 

轰喃喃念道。不知不觉中“它”被“他”替换。“它”是太阳,是未知,是恐惧本身。那“他”呢,“他”是谁?

 

——爆豪胜己。

 

在此时的轰的眼里,太阳与爆豪重叠在一起,那样地令人向往又令人畏惧。

 

轰不知不觉中抱紧了抱枕。

 

他自幼缺乏安抚与温暖。母亲温柔地抚过他的脸的感觉他至今都记得,那样的温暖,令人眷恋。愈是美好的东西愈不可碰,在他思考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之前,残酷先一步降临。抚在背脊上的手渐渐冰凉,他回头,什么也没有。没有那个女人,也没有那个男人,什么也没有了。无尽的黑暗吸食干净他的热量,抹杀掉他的希望。他从那天起便模模糊糊地感觉到,太阳不会再出现了。在这之后的日子愈发地证明了这件事,轰焦冻,他的太阳,死了。

 

本以为会是这样,在日益荒芜的地球上慢慢被虚无吞噬掉意识,形体,最后和身边的那块黑糊糊的看不出是什么的东西成为同类。宇宙万物从一定的价值与结构开始,不可挽回地向混乱和荒废发展。它们最后会成为见证地球熵值增加到最大,然后爆炸的观众。

 

他渴望被爆豪更多触碰,尽管迄今只有一次。

 

体育祭总决赛那次,爆豪毫不留情地揪起轰的领子说他是放水的混蛋。

 

爆豪的手很烫。是他的个性导致的。他睁开眼,仿佛仍是那天,他看见的不是天花板而是占据他的所有视野的爆豪的脸。

 

太阳正好被爆豪的脑袋挡住,四散的光线沿着他金色的发丝降落。

 

——又重合了啊。

 

而再一眨眼便是早晨。

 

轰的手不由自主地在领口出摸了摸,似在回味那仅仅发生过一次的肢体接触。

 

他想要去找爆豪,现在,即刻就要。

 

不过也只能是想想。

 

爆豪早晨会做些什么呢?洗漱,然后梳头发,穿衣服。脱下紧身的黑色背心,取下熨得整整齐齐的衬衣和裤子,悉数穿上。不过,会不会晨跑或者做晨间运动呢?

 

轰想要知道更多有关爆豪的事情。生日什么的更不用说了,他想要知道更加私人的事情,比如社交账号,手机号,鞋码,衣服尺寸,喜欢的东西和讨厌的东西,生活作息……不不不,够了够了,以轰目前的身份能够知道前五样就很不错了。因为爆豪从来不说,也没有人去问。

 

轰拿起手机,还停留在他昨晚没有关闭的发短信的界面。

 

其实他根本没有爆豪的手机号码。

 

对着自己的界面模拟告白,啊,实在是愚蠢。

 

爆豪的手很大,很厚实,轰想要自己的手上也粘上甜甜的气味。

 

那会是温暖的,热烈的,令人感到依赖的。

 

——多触碰我吧,爆豪。

 

每每爆豪以背对着轰,轰便忍不住投去几眼,微微抬起的手又迅速收回去,手虚握着,他知道他的手做出的形状是应该容纳什么,他也想。他朝爆豪看去。

 

有几次他和爆豪站的很近,手指只相距一厘米,假装是自然摆手,然后把手,把他的自己,他的欲望向爆豪摆过去,就可以得到满足。他觊觎已久的肌肤之亲就可以达成,他梦里出现过无数次的场景就可以再现,他的那些梦就可以从其他梦中脱颖而出,成为预知梦。他真想轻轻摆动手。身旁传来的阵阵甜味让轰想起了他看过的一句话:人只会闻到有好感的人的味道。轰相信这是真的,因为这甜味和硝化甘油的味道并不一样。我喜欢上爆豪了。轰这样想着。他真想做个臭不要脸的人,就这样赤裸裸地把手荡过去。

 

但是他没有。相反,他主动站的离爆豪更远。

 

爆豪的身旁总是围着很多的人,轰感到无所适从的嫉妒。

 

他们可以明目张胆地触碰到爆豪,甚至碰到手,甚至勾肩搭背。

 

但是,爆豪他是别人的太阳啊。

 

他再一次从干渴发紧的喉咙里挤出几个音节。

 

“爆豪……”

 

爆豪回头看向轰。

 

轰跑开了。

 

被爆豪的猩红的眼眸锁定,轰感觉冬日阳光照在他的脸上,他的眼里全部是金色和白色,还有他们中最显眼的红色。胸膛里疯狂跳动的心脏想要挣脱肋骨皮肉化为小鸟逃出来,身体里的血水全部被蒸干,血管已经枯萎。所以,他逃开了。

 

——想要被爆豪碰触。

 

四目交接时,轰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有这个想法留下来,并且慢慢膨胀,占据了他的大脑。所以轰选择在一切变得奇怪之前,逃开了。

 

其实轰完全没有必要这样的,他很清楚,只要装作平常态,然后像同学间普通的接触,就可以得到解救置身沙漠的他的绿洲。

 

但是他做不到。“渴望触碰”这样的情感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扎根。本以为经历了失去阳光的它早已死绝,没想到当新的太阳出现时,它毫不犹豫地冒了出来,并且越长越大,渴求的也越来越多,它寄生于轰焦冻这个人的身体里,现在他发芽并且不断壮大,很快地,得不到满足的他便会把轰吞噬了。但它并不能甩掉。就算穿越到很久很久以前,把可能造成人类诞生的东西全部毁灭,你也不会动摇任何。

 

由爱生欲。

 

借助别人来实现自己的爱欲,借助别人来实现自己的被爱欲。

 

如果就这样永远保持距离,永远做一颗围着太阳转的小跟班,不温不火很乖很听话,他们将永远不可能接触到。

 

“爆豪。”在做过上万次场景练习后,轰终于能够控制好自己的形象不再逃走。

 

但当爆豪从午后暖光中抬起头来面带笑意地看着轰,再次四目相接,轰的一切准备都分崩离析。

 

“过来。”

 

轰在听见爆豪这样说着,再没忍住地奔了过去。

 

FIN.

——————

这么好的梗【皮肤饥渴症】居然没用来开车。

搜索“潮汐锁定”有惊喜哟。

评论 ( 17 )
热度 ( 100 )
  1. 困獸意志寂灭 转载了此文字  到 AIXYHPSA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