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不討好,寧缺毋濫。

Dancing On My Own

轰爆。

双宇航员。

OOC注意。

没有文笔。

肯定是有BUG的因为我对这方面了解不多。

是暗搓搓准备的中长篇《南十字星》的番外。然而和正文没什么关系,我只是单纯的想要发刀罢了【摊手】谁叫正文是甜吐了的HE嘛。

对了《Dancing On My Own》是首歌,Scott小哥哥翻唱得很虐然而我并不写那么虐那么狗血【什么鬼】的故事。推歌推歌!

——————

轰透过头盔做了个“放手”的嘴型,他不知道那名宇航员能不能看见,但他希望对方能看见,就算读不懂他的嘴型也没关系,轰已经做了“离开”的手势了,他不信那对方会看不见读不懂。但那名宇航员死死地拽着那根带子不肯松手。

“松开。”

轰再一次做了这个嘴型。尽管宇航员好像没看见一样。轰不太确定他究竟是看见了还是没有看见,但他没有松手就对了。

厚厚的头盔令轰看不见对方的脸,他只知道对方手中的带子箍得他很紧。就算是隔着航空服轰也可以感觉到那种被束缚住的感觉。就好像他们不曾分离。

轰想起这一切是怎样发生的,他怎么突然就要害人一起死了。

他们被冲击得也太远了些,空间站在轰的眼里越来越远,他本以为自己就会这样,等着航空服漏气,然后他在太空里被撕成碎片,真是浪漫的死法。和万千永不凋零的未知一起存在着,只是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挂念?无所谓了,他不在乎。

但拘束感让轰瞬间清醒,他发觉空间站越来越远,另外一名宇航员却在跟着他一起落到深渊。

轰推了推那名宇航员,对方纹丝不动。轰调整一下位置查看拘束感的来源,原来是那名宇航员拽着轰的电脐带,尽管他们先前遇到的冲击把轰的极为牢固的安全绳和电脐带全部毁掉,然后轰脱离了出来,从飞船掉了下来,然后远离了人间。轰并不想那名宇航员跟着他一起远离安全,但那名宇航员就是不肯松手。

两名宇航员一起朝着深渊落去,只不过这个深渊没有底,也没有尽头。

轰有那么一瞬间觉得那名宇航员就是爆豪,他希望是,又希望不是。在生命即将枯萎之际,如果一同赴死的是他的恋人,那么来世上走这么一遭也算是Happy Ending。但他又不希望是爆豪,他希望只有他一个人被世界抛弃,然后爆豪可以在人间在世上在风中雨中找他,他希望他迷失在宇宙里能够给爆豪带来点什么好处,比如找个更好的人去爱他,而不是榆木脑袋又呆又傻总是惹爆豪生气的自己。

那名宇航员死死拽着绳子,然后给了企图推开他的轰一拳,金属相撞的钝感证明了那名宇航员现在气得很。轰又觉得这个宇航员很像是爆豪了。

“老子好不容易拽着你的绳子你他妈给老子安分点!就算回不去了又怎样!”

轰模仿着爆豪说道。

“如果是爆豪在扯着我,他一定会这么说的吧。”

“抱歉,请你回去。”

那名宇航员没有动静,仿佛他的手与绳子是被焊死在一起一样,没有人能够将他们分开。

已经超过能够回去的距离了。轰瞥了眼那名宇航员的背后,绳子也断了。

轰伸出右手食指指了指空间站,想告诉那名执着的宇航员“你已经回不去了。”,却没想到那名飞行员伸出左手食指横摆在轰的食指下方,形成一个十字架。

轰被吓到了。

他的所有思绪被风卷走,把他带到他们毕业后的那次去澳大利亚的旅游中的某个晚上,爆豪看着星空,随口说:

“啊。南十字星。”

他自己顺着爆豪的视线看去,星星太过繁密,他不知道爆豪究竟在看哪一颗,正慌乱挫败时,他听见爆豪说:

“连成十字架的那个。”

他回头看去,爆豪的注意也从星空溜到了轰的脸上。对着爆豪的能映出星河的双眼,轰感到心一阵紧缩,他赶紧别开脸,去寻找爆豪所说的十字架。

不一会儿,他找到了,的确是十字架,很漂亮。但无奈轰对天文完全不了解也没有兴趣,尽管他和爆豪都一起被招飞局录进去。轰对天上是一点兴趣都没有,他喜欢海洋,而爆豪喜欢苍穹。

不过也没什么所谓,不是说“星辰大海是男人的浪漫”和“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我们的脚下是万水千山”嘛,没差了。

但那一晚,在对天文完全没有兴趣的轰的脑海里留下的印象是爆豪在海边在南十字星下给轰留下的一个浅尝辄止的如同海风的一个吻和在那以后轰总是望向天空寻找十字架的习惯。

南十字星的含义是“守护”,这是轰在回宾馆后问八百万得到的答案。

“我喜欢爆豪,爆豪喜欢南十字星,我也喜欢。”这是轰的秘密,尽管每次送爆豪生日礼物时都会被吐槽他送十字架就好像再说爆豪是邪恶之物,但轰还是坚持送十字架相关的东西,这是他唯一能做到的直白的告白。

思绪从远处回来,轰张开手去拥抱那名宇航员,带着苦涩与自私的幸福。

极目远眺,星辰为伴。

原来爆豪他一直都知道自己喜欢他,也知道自己送十字架是什么意思。

这个头盔很厚,之前说的话爆豪就没有听见,所以现在爆豪也听不见才对。试试告白吧,在人生的最后一点时间内。

“假使我们中没有谁去刻意改变轨道的话,那么直到太阳衰败成白矮星,然后在宇宙中悄无声息地消失光芒前,我们会永远按照原定的轨迹行驶下去。”

轰说。

“但太阳会燃烧很久,在那之前我会一直看着的。”

轰的头盔里只传来他自己的声音。

轰突然想起,他们这是在太空里,不会有声音的,所以爆豪一定什么也听不见。

也罢,轰想。

但随即他就听见他自己的头盔里传来不属于他的声音。

“一个人在那里唧唧歪歪的烦死了!告白都不会吗!”

那名宇航员果然是爆豪。

“爆……”

“我操,你怕是个白痴。宇航服里有话筒啊?!”

FIN.

——————

我觉得算是HE的来着,轰爆终于心意相通了!!!

对了去澳大利亚那个是正文的内容——招飞的也是,当然了轰喜欢海洋爆喜欢天空也是,至于为什么轰喜欢海洋却不去当海军,也是正文相关——【被揍死

 @萤盏 快吃这篇番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14)
热度(32)
  1. 困獸意志寂灭 转载了此文字  到 AIXYHPSA
© 困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