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不討好,寧缺毋濫。

你最好是以身作则,李老师

白狄师生。

无逻辑的垃圾文。

-----

狄仁杰领起桌上的便当盒准备还给那个女生。虽然很尴尬又很难堪,但是他是不会吃那个女孩子趁自己不在的时候放自己抽屉里的那个杏花图案的便当盒里的便当的。

目的已经够明显了。

除了直接告白,那个女孩子什么都做过了:做爱心便当,跟着他参加社团,调查他的喜恶,分析他的成绩,甚至尾随他回家。

她现在什么都有,我的信息。包括我的手机,邮箱,地址,甚至作息。狄仁杰想。

他想要阻止这个女孩子,但他找不到办法。他甚至直接找过那个女孩子,她说她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是当他背过身去,那双炽热的眼睛又在盯着他,像要把它背后烧出两个洞一样。

狄仁杰叹气,然后拾起那个便当,放回那个女孩子的抽屉里。虽然他尽量避开同学的目光,但还是不巧被几个同学看见。女生们则交头接耳,时不时飘过来的视线倒是很直白地表明她们确实在议论狄仁杰,男生们则假装没看见,实则内心暗暗讥讽原来他们的纪委狄仁杰也会有喜欢的人并且主动塞便当给她以及嘲笑那个杏花图案娘爆了。

情况已经很不妙了,但是狄仁杰也不可能停手,那样显得欲盖弥彰,站起来解释也不可能,那样会显得做贼心虚,他们也会统一口径:什么啊?我们什么都没有在想啊?你在说什么呢?

大概就是,陷入了这样进退两难的境地。

狄仁杰一开始也就没打算解释,他把便当放进女孩子的课桌里便面无表情地离开了,好像他只是在做一件像擦黑板这样的小事。他一点也不在意那些人怎么想,他只是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骚动。尽管他一转过身子就听见背后的他们的议论声。

下午的课比较轻松,上完李白的语文课,也就是最后一节课后,狄仁杰正清书包,他们的班主任也就是李白进来叫住他:

“狄仁杰来我办公室一下。”

本来只有五个人看见和知晓,现在已经是全班都知道他们的纪委狄仁杰往喜欢的女生课桌塞娘炮极了的杏花图案包装的便当的事,不做好榜样还是个娘炮。尽管那都不是真的。但全班范围的窃笑还是让狄仁杰有些恼怒和无奈。同学们就知道在无聊的事情上起哄和来神,一点正面阳光的都没有。

他叹了口气然后放下书包走出教室,跟在李白身后往办公室走去。

李白,他们班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年轻有为业界著名诗人虽然是流浪的,文坛有名散文家,文风清新洒脱,声音充满磁性,长得好看气宇不凡,为人正直,性格也是潇洒一点也不小家子气。

总的来说就是人人想嫁的好男人了吧?

不过,不过,不过对于狄仁杰来说,李白性格那一栏还得加上小孩子这一点才对。

不过这是只属于他的,独有的李白的标签。

说是去办公室,但其实李白把狄仁杰往保健室引。狄仁杰并没有注意他们并不是往办公室走,他在思考自己的事情。他知道李白估计是因为听见了同学的胡言乱语才来找他的,他在想要如何解释?有时候李白很睿智随性,有时候又特别的幼稚,你以为讲清楚就没事了,但他却不依,有时候你在担心他会不会不乐意,结果他特别爽快地答应下来了。

“进去吧。”

李白推开门,正思考着的狄仁杰就跟着他进去了,然后特别自然地坐在了床上。直到听见门被反锁的声音他才回过神来这里是保健室而不是办公室。

这是…?

狄仁杰虽然故作镇静,但他眉头还是不自觉微皱,紧张虽没体现在脸上,李白倒也不至于看不出。这孩子太警惕人了,这不是狄仁杰的错,更不是李白的错。尽管李白知道他自己倒总是在欺负狄仁杰,让他纠结让他犹豫让他害羞,但这并不是单方面的,狄仁杰的欲拒还迎着实让李白一步步陷入泥潭,某种意义上来说,狄仁杰才是那个欺负人的一方。

哈,真狡猾。

李白一步步靠近狄仁杰,最后弯腰抱住了狄仁杰,他将他的毛茸茸的脑袋搭在他的学生的肩上,有意地朝狄仁杰颈窝吹气,搞得狄仁杰害羞得没边。虽说他们是恋人,对,他们是恋人,但狄仁杰作为一个把正直无欲刻在额头上的人,对小情侣之间调情捉弄的事一概无法理解也没打算理解,更别说体验粘乎乎的恋爱了,和李白在一起后对狄仁杰来说和平时并无两样,只不过是有人会在他不注意的时候突然凑过来亲一口罢了。

等一下这并不是“罢了”的程度吧?!

无所谓无所谓,他狄仁杰压根不在意。

不在意个鬼!!

脸红得快看不出表情的狄仁杰呆呆地站在那里不知道做何反应一时间忘记了反抗,等李白都开始含咬他耳垂,灵动的舌头把他整个耳朵翻来覆去搞得湿漉漉的他才反应过来。

“李…李老师!”

狄仁杰尝试着推开但是无果,他这会儿正被撩得腰际发软双手无力,当然了这也有李白的功劳,得夸夸他“一不小心”发现了狄仁杰的敏感带。那是在晚自习,狄仁杰去办公室问李白题目,由于凑太近,“一不小心”喷在狄仁杰耳边的温热气息将那人里里外外撩了个透,红色迅速爬上狄仁杰的两颊,还假装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迅速与李白的脸拉开距离。然而李白早已看透一切,只不过这个时候旁边有人才没能及时利用这一点去刺激一下他的学生,呃,恋人。

不过李白到底也不敢太过分,他只是狄仁杰不足需要充电,加上他听见的“传言”,虽说他并不相信,但他觉得可以趁机教训教训狄仁杰。不对,是教育。

“你有喜欢的人了?”

狄仁杰迅速冷静下来分析。估计是有人去打小报告,或者说李白无意中听见了同学们的议论。不管怎么说,李白这会儿可不是一句解释就能搞定的,这点狄仁杰倒是可以肯定。

“没有。”

“那我呢?”

一听见他尊敬的李老师的话他就迅速明白他中套了。不如说是狄仁杰自己给自己下套反被利用,他可怪不得成年人的狡猾。

好吧好吧,只要狄仁杰不开口,李白绝对会借题发挥。虽然已经够借题发挥的了。

“你…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

狄仁杰差不多想要挖坑钻地逃跑了,尽管李白紧紧把他围在由李白的双臂,身体还有床所构成的圈里。狄仁杰没法逃了,但他没办法说出口,怎样都。

双方对峙了几分钟,最终还是李白败下阵来,他揉揉脑袋,对狄仁杰的榆木脑袋没辙,妥协了。

“亲我一口我就当没发生。”

-流氓般的条件。

不可能!!他正直好少年狄仁杰做不到!!NO!!

狄仁杰疯狂摇头以示拒绝,然而李白摆出一副“我都已经作出了很大的让步了你还不妥协的话我真的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你不要忘了我是个男人哦用下半身思考的壮年男人哦”的样子,让狄仁杰不得不考虑他所说的条件是否有接受的可能性。

“有人在吗?”

忽然,门外传来一阵紧促的敲门声,但门被锁了所以他进不来。不过这里是保健室,因私事锁门是不应该的行为,狄仁杰想着李白多少该收手了,但对方却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两边夹击逼迫下,狄仁杰不情愿地妥协了。他闭眼凑过去在李白的脸亲上一口,然后迅速拉开距离,手遮住脸想要掩饰羞涩。

李白以为狄仁杰会死命拒绝所以他本来是打算再数五下就放他走,不过刚数到1的时候就得到了他想要的结果。亲完后狄仁杰迅速将李白推开,跑去开门,然后跑走了,留下李白还在原地呆呆地回味。

“可…可爱…。”

FIN.

-----

 
评论(15)
热度(77)
© 困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