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临终者告兀鹫
Powered by LOFTER

我的幼驯染这次终于玩脱了

旧设出胜

------

1.

“我喜欢你。”

赤谷明显被突如其来的告白給吓到了,而且这句话还是从他的幼驯染嘴里蹦出来的,后者却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他的幼驯染…是那个天然黑的天才少年…。

糟透了。

上课铃不合时宜地想起,刚好掩饰了赤谷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尴尬。同学们都回到座位上,教室也不再吵闹,就算他想要讲点什么,那也最好不要是现在。

轰乡没有再看他,回到了座位上。

告白者如无事发生,被告白者却心惊胆战。

然后这个话题就这样埋在赤谷心里,每每想要从喉咙里冲出却被压了回去。轰乡还是和往常一样,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赤谷好不容易忘掉的运动会时的场面又跑了出来。

没错,都怪那次的运动会。

-

-

-

再三拒绝参加的赤谷海云以为自己只要持坚定的拒绝态度就万事大吉,然而事实证明他还是太天真了。

就在运动会当天,他才被告知因为人数不够他们班的体委直接把他的名字歪歪扭扭地写在了“借物赛”旁边。然后他立马就得换身衣服上场。

心情复杂地换上衣服,站在起跑线上时虽不情愿但其实已经多多少少接受了这件事了,尽管后来他随便摸了张纸条打开一看里面的内容让他想趁别人不注意跟别人换一张。不过他跑得太快其他人也还没有那么迅速地抽到纸条。

“请向喜欢的人借领带/领结~”

粉色的马克笔刻意塑造的dokidoki的玫瑰色气氛恶意满满地把他的心思搅得一团糟。没有太多地纠结,赤谷把纸条往口袋里一塞,还是照做了。反正结束后把纸条毁了就行了吧,不过如此。然后他往自己班里跑去。这个时候已经有人抽纸条了,但是旁边的裁判一直在看着,而且旁边也没有他认识的人…还是算了吧。

赤谷跑到轰乡面前,请求借一下领带。轰乡还想打趣,但赤谷接过轰乡的领带后直接往终点跑去。

“啊,掉了一张纸。”

本以为这场闹剧可以就此结束,身后却传来轰乡的声音,赤谷心里一紧赶紧摸摸口袋却发现纸条不见了,这么说来,那张纸条------

轰乡拿起掉在地上的纸条,把上面的内容读了出来。

“请向喜欢的人借领带/领结~”

“啊。”

“赤谷君,喜欢我吗?”

2.

赤谷海云失眠了。

说实话这并不是赤谷第一次被轰乡的话搞得睡不着,因为那家伙完全没有自觉,随随便便说出让人十分在意的话,等别人想了很久去问问是怎么一回事后,那家伙会直截了当地告诉你,他忘了,或者是告诉你他是开玩笑的。

什么心意相通,都是假的。

1.在捉弄我。
2.

赤谷想在草稿纸把所有的可能性一一列出,笔却停在第二点的附近,迟迟下不了笔。

那家伙,绝对是在捉弄我吧!

十分了解他的幼驯染的赤谷觉得这就是轰乡会做的事,因为轰乡很明白赤谷的心意的吧,现在却做出这样的事。

-

-

-

“骗人的吧,赤谷君是gay吗?”

他张嘴想要否认或者是说点什么,声调却已经变得奇怪,喉咙已经干涸,他没法压迫他自己让随便什么声音蹦出来。

被轰乡的声音吸引过来的同学越来越多,一个个都凑在轰乡旁边或者后面,去看那张纸条上写的是什么。

“啊,这个,可能赤谷没有喜欢的人就想着从朋友身上借吧?”

“对啊,这个,喜欢的人什么的,有就有,没有也不能强求的啊。”

“啊……”

赤谷张张嘴,急切地想要说点什么,他心跳得很快,他知道他现在看起来很糟糕,说不定脸上还是什么愚蠢的表情。赶紧说点什么啊,赤谷海云,赶紧说点什么!

“对…对啊,我…我没有喜欢的……”

“我就说嘛!怎么想赤谷也不会有喜欢的人哈哈哈哈”

“喂你这就有点过分了吧说不定人家还真的有呢!”

凑热闹而来的同学闻讯便离开了,不过是一场误会。

轰乡笑着伸手把纸条递给赤谷:

“继续比赛吧。”

赤谷愣了几秒接住纸条,被提醒才想起他还没有跑完。比赛要紧,他转身就跑。心中却开始慌了起来,尽管别人可能看不太出来只会觉得他很奇怪,但轰乡不一样…他骗不了轰乡…

轰乡知道的,知道赤谷是真的…喜欢他。

3.

“捉弄我不好玩。”

赤谷在想通后就有些生气了,虽说他清清楚楚地知道轰乡就是这个样子,十多年来不断的捉弄与玩笑…他还没忘。如果说轰乡真的是知道赤谷喜欢他,还故意向他开这种玩笑的话,他真的会很生气。就算他很喜欢轰乡,那也不能容许这样恶劣的玩笑。拿别人的心意来恶作剧?开什么玩笑!

正在和轰乡聊天的其他同学看见赤谷表情不太对地往他们那儿走来就赶紧闭上了嘴巴,只剩轰乡还在就着之前那个话题说着。

轰乡往后靠靠在了桌子上正对着赤谷,稍稍眯眼,笑容也收了收。这大概是轰乡面对生气时的赤谷能做出的最大的让步了。从小就是这样,赤谷生气了的话轰乡就眯眯眼然后收收笑容然后道歉,这个时候赤谷也会开始反省反省自己。不过其实都懂,如果轰乡不道歉或者赤谷不开始反省自己然后收敛,事情就会一发不可收拾。这算是两人各自亮一下獠牙然后躲回庇护所里去的相处方式。

“抱歉。”

“不过我说的是真的。”

-

-

-

赤谷差点没能控制住自己。

这次还是幸亏上课铃把他从进一步升级的愤怒中扯出来,不然真的会当场发生点什么。

恶劣、恶劣、恶劣。

怎么也没想到轰乡会做如此恶劣的事,这是要再三玩弄他?

太过分了。真的太过分了。

轰乡根本就不知道赤谷有多喜欢他,愈是喜欢愈是苦涩,更别提被喜欢的人玩弄感情了。他又有些后悔,要是借物赛时他把纸条好好藏裤口袋里,要是他不顾规则和别人换纸条,要是他没有拿那张纸条而是把手偏移个十几度拿了别的纸条,要是他跑得慢一点而不是满脑子想的赶紧结束,要是他一直拒绝参加比赛,要是他根本不认识轰乡也不是他的幼驯染他俩没有一起长大,他也没有总是跟在轰乡后面默默羡慕着轰乡是个老天爷宠爱的天才不仅全能脑子好使当英雄也是老天爷赏饭吃个性很强,他没有喜欢轰乡,就好了。

然而没有那么多要是也没有那么多如果。他就是很喜欢轰乡,非常地、持久地,喜欢他的幼驯染。

要怎么办才好?已经被这样捉弄了,做什么才能改变?或者说,无法改变了?

赤谷微微偏头看向斜前方的轰乡,后者居然回头对他轻笑然后回头继续听课。

4.

放学后赤谷把轰乡拉到教学楼后面忍不住质问: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轰乡一点也不惊讶,优哉游哉地靠在墙上。他早就知道赤谷要这么问了。

“实话。”

“你……!”

得到这样的回答赤谷没有理由不生气,他直接一只手撑在轰乡耳边,气得握紧了拳头。

“我说我喜欢你。”

“够了!”

看着轰乡十分平淡的样子赤谷要炸了,这家伙……到底要怎样才开心才肯收手!他送开紧握的拳头去揪着轰乡的衣领,后者依旧没有什么表情起伏,好像这事跟这个始作俑者无关一样。

轰乡凑上前去,伸出舌头舔了舔赤谷紧咬着的下唇。

被无端地舔上,除了气愤以外没有一丝的开心,他甚至不需要思考就知道这肯定又是轰乡的什么玩笑。他现在甚至觉得恶心。赤谷不由得更加用力地揪着轰乡领口,然后把他往后面的墙上推。

“你到底…想做什么!”

赤谷看着轰乡把手伸向他的裤裆在上面揉了揉,然后大拇指左右磨蹭着寻找拉链。

“不知道。”

T

-

@Anac蚺 



评论 ( 14 )
热度 ( 20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