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不討好,寧缺毋濫。

玫瑰之名 1

轰爆。

警员轰×法医兼心理医生爆

有很恶心的描写慎入。

OOC

------

轰焦冻回到警署已经是凌晨两点四十八分,他接过朋友递过来的热腾腾的咖啡就往喉咙里灌,然后他终于清醒了些。

由几个桌子拼成的加长桌坐满了人,轰是最后一个落座的。轰方才睡过不料陷入深度睡眠,睡醒了也晕乎乎的。好在咖啡因的刺激不让他在迟到的尴尬上更添一层。

墙上挂着白色幕布,投影仪正往上投影着什么东西。除了轰以外的所有人都显得对此很了解,不过轰作为刚刚被编入重案组的新人对案件没有任何了解也是正常的。没错,他两点半接到一个电话,对方在轰迷迷糊糊中报了一个地址,然后给他十分钟内到。轰焦冻花了三分钟才反应过来,一分钟洗漱,30秒套上衬衫与裤子,然后一边下楼一边穿扣扣字,穿外套,立马往目的地赶去。

虽然这个点的电话让人感到恼火,但加入重案组对于这个刚加入警署不到一年的新人来说无疑是一种肯定。他可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轰飞快地扫视了组内人员,人数比他所知道的要多---这意味着這案件的变态指数非同寻常。

“焦冻,对吧。”

“是。”

“很抱歉这个时间叫你过来。先看你手边的资料第4,7,15,23页。”

“是。”

站在幕布旁的组长好心提醒道,其他人也纷纷翻起手边的资料再看几遍想从中寻找新的东西。

第4页是第一个受害者的尸体照片以及尸体周边的血迹、环境。这名受害者简称为A,是一名普通的女性上班族,23岁,在F市ZX公司上班,一个人生活。
尸体由一名陌生人S于二月二十一在A家中发现,该名陌生人据证是受害者A的炮友。据S口供,他是在凌晨两点半接到A的邀请短信,叫他去她家。三点零一分,S到A门口时,发现门没有关,推门而入看见天花板吊着什么东西,开灯发现是A,鱼线穿过其双手双脚以及左胸口被吊在天花板上,穿得很整洁,双眼均被灼烧失明。到处是血。这之后S就跑开赶紧报警。
警方赶到后除了S所述以外,没有发现任何伤痕。室内也整整齐齐好像已经被精心整理过,没有血迹。后在水管里发现大量血迹。与S所述不符。
死亡时间为二月二十一日三点半到四点半。

第七页是第二名受害者,简称为B,25岁,一名餐厅男老板。在L市NM街道开店,有妻子不过感情不和已分居。
尸体在家中被发现,发现者是邻居R。据R口供,B每天早上都会起很早,总是打扰到R休息。但三月七日至十七好都没有,后来在B家门外闻到恶臭才报警。
据勘查B是在家遇害,身体被35根烧烤用钢串刺穿,全部避开要害,系失血过多而死。
被发现时已腐臭。
死亡时间为三月七日左右。

第十五页则是法医对于所有伤口的判断与补充。

第二十三页是两位死者死前最后一次被人碰到的证明以及对犯人的相关判断分析。

很显然,第二名受害者的死亡时间就是昨天。

今天是三月八日。

轰看完了大致资料,他飞快地整理了脑内信息,找到了几个疑点,不过大家肯定都想到了,所以他没有作声,看完了就抬头看向组长。

组长点点头。

“我先介绍一下新加入的两位。右边第三个,爆心地,法医,擅长犯罪心理分析,代替我们去世的前任法医。左边第五个,焦冻,警员,资质不错。代替我们去世的前任前锋。”

轰向右边第三个看去,那位叫做爆心地的法医正咬咬牙手上青筋正爆起。

“爆心地,你好像有什么要报告?”

“是的。我说,你们这个资料从一开始就搞错了,还有第二十三页的分析乱七八糟根本就是在乱说!”

他这些话基本是吼出来的,坐在他两边的人明显被他给吓到,有些人甚至显得有些恼怒这个新人的态度,撸起袖子然后被人拦住。

“你倒是说个所以然来啊新人?!”

那位被叫做爆心地的人嘴角微微一扯,冷笑道:

“那两个人的牺牲是毫不必要的。”

“你…!!”

起先那个不服的队员更加气愤起来了,爆心地的意思是,他们那两名组员的牺牲完全是他们自己无能,他们自己分析错误?!他难以接受被一个加入不足半小时的新人这样说。

“组长…!!”

“冷静下来。爆心地,请你说一下你的看法。”

“这就是为什么你们对犯人的行踪完全无法摸透。第一件和第二件的犯人根本不是同一个人。”

众人噤声。爆心地的这番话无异于在告诉他们,他们的想法一开始就是错误的。

“死者B的犯人是杀死死者A的凶手的崇拜者,他是模仿犯。”

“可惜他太愚蠢。以为学习那种血腥的手法就能够更加接近了。他根本没有意识到他们二者压根就不同。”

“杀死A的凶手代号Saint,杀死B的凶手代号Goat。 ”

“你…你有什么依据?”

其中一名组员对此提出疑问。

轰看见爆心地皱了皱眉,似乎不满这些人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圣痕五伤?”

爆心地嘴巴微张正打算讲,没想到却被其他人给抢先了。他稍稍睁大眼睛看向轰显得有些吃惊,然后立马恢复平常的有些不爽的表情。

“双手,双脚,左肋。相传圣方济各在这五个部位突然出现伤口,流血,而后自动痊愈。”

“Saint是虔诚的基督徒,他有信仰。Goat只是觉得Saint做的很帅很厉害罢了,Goat只是有暴力倾向无处发泄的人,他没有信仰。这就是他们的区别。”

室内安静了很久,只有翻页声。

显然,要接受整体目标的转变并不容易,因为他们已经失去了两名组员,他们不可以再接受任何差错的出现。

但他们需要时间思考,组长宣布先结束会议。

-
-
-

爆心地…有点耳熟的名字。

轰无力地倒在柔软的床上,他终于可以接着睡了。柔软又有弹性的枕头瞬间夺走了他仅存的意识。

以后会很忙了吧……

TBC.
------

安详。我又在开坑了。

 
评论(33)
热度(70)
  1. 困兽意志寂灭 转载了此文字  到 AIXYHPSA
  2. 困兽意志寂灭 转载了此文字  到 AIXYHPSA
© 困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