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不討好,寧缺毋濫。

【白狄】短篇两则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天使小松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操!!!!!!!欢呼跳跃!???

怡灵:

   
    最近事情好多只肝出来两个短篇……

     @困兽 阿拉斯加有关生贺非常对不起请您再等等我决定给您肝篇带车的大粗长(说到做到)!

    那么两则短篇希望大家喜欢

    谢谢观看(土下座)

        
       
    青断:

    春蒐结束,宫廷大宴,轻歌曼舞。
    狄仁杰向来不喜靡靡之音,扯了个巡街的理由便要告退,女帝知晓他的脾气,挥挥手应了。
    长安街上,月光清冷,四下寂静,宵禁已经开始,除了飞鸟时不时划过空中,只有两边家户门前的灯笼随风飘摇。
    百姓们知道他们的治安官无论春秋冬夏风霜雨雪都会在夜间巡街,便自发的在门口檐下挂上一个灯笼,为狄仁杰照明。
    狄仁杰曾为此事几番召集长安的绅士,让他们传达给百姓不要多费这个灯火钱,绅士们却捻胡微笑,任凭治安官费尽口舌也不答一声,狄仁杰无奈,只得由他们去了。
    春日初至,夜间清风仍是寒凉,灯火摇曳中,狄仁杰搓搓手,打了个寒颤。
    然后被从天而降的毛裘盖住了头面,桃花香丝丝缕缕,窜入鼻中。

    “长安城的治安官连如何照顾自己都不知道吗。”

    磁性的男声散发着隐隐怒气,狄仁杰默默地从毛裘下钻出来,拢拢颈处的长绒,感受到毛裘内的温暖,治安官眯起眼睛,缩了缩脖子。

    “白早上才提醒过……”
    “李白”鎏金色眸子扫了过来,又快速移开“宵禁。”
      
    李白一愣,浓浓委屈代替了怒容。
     
    “还不是因为大人……”
     
    散发着淡淡金色的眸子混合着冷清透亮的月色,斜了斜李白。
       
    “嗯?”
       
    “因为大人肯定不会参加宫中宴庆嘛。春蒐结束,连百姓都要庆祝春日到来,大人反倒要回那冷清狄府,孤灯寒照下批阅案件吗?”
       
    狄仁杰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自己给狄府下人们放了假,连元芳都看望弟妹去了。
    李白拎起一个酒坛,并向眼前人展示自己怀中的几味小菜,狄仁杰久练射术,目力自是强过一般人,只是一扫便认出了瓷碟中的菜肴。
    皆是自己爱吃的。
    为了正在长身体的小密探,狄府的餐桌可谓变化多端,狄仁杰又向来不挑食……
    或许是借宿狄府期间,他留意到用餐时自己更倾向于对哪种菜肴动筷子了。

    “怎么样怀英?感动不感动?”
    “费心。”治安官接过酒坛,随即向狄府方向走去。

    李白欢欣鼓舞地拥着怀中菜肴,举步就要跟上,却差点撞上了突然停步的狄仁杰,怀中一盏碟子摇晃两下,洒出几粒花生。
    治安官一手攥着毛裘领子一手举着小小的酒坛,扭头皱眉看向满面春风的李白。

    “是哪个店家还在宵禁后做生意?”
        
       
         
    最终李白劝的唇焦口燥才止了狄仁杰再去巡一遍街的冲动,尽职尽责的治安官答应回府时,李白明显松了口气。
    但也没错过狄仁杰偏头时唇角的一抹笑意。
           
    回府途中风逐渐强了起来,狄仁杰本就体寒,此刻更是受不了夜间冷风,原本并排前行的两人逐渐拉开距离,直到狄仁杰缩到了比自己高的李白身后,剑仙终于忍不住笑了。

    “大人,您这样跟着我,好像……”

    眉眼凌厉,然而通红的鼻头消了本来含有的威慑,因而并没有止住李白的言语。

    “……好像一只迷了路的小奶猫啊。”

    狠狠瞪了眼李白,薄唇刚刚张开些许便又有一阵风吹过,治安官心有不甘的闭了嘴,仍是亦步亦趋的跟在剑仙身后。
    敛起调侃,李白有意运功调高自己的身体温度,狄仁杰愈靠愈近,直到温热的吐息攀上了剑仙背后的白衣。
    李白微微笑着,眼里满是温柔。

…………………………………………………

    狐阴:

    “何谓美人?”

    青丘狐王顿住酒盏,颇为讶异地看向好友白龙。
韩信挠了挠头,帅气阳刚的脸上满满的尴尬。

    “我在下界……遇见一个人……”

    好友的窘迫难得一见,但狐王并没有起什么捉弄的心思,一心向武的韩信终于开了窍,李白是真心地为他高兴。

    “观点不同,看法有异。”隔空操纵瓷杯落于桌上,修长洁白的手指顺势轻轻叩击紫檀木桌面。

    “美人于我,以花为貌、以鸟为声、以月为神、以柳为态、以玉为骨、以雪为肤、以水为姿、以诗为心。”

    狐王声线慵懒,颇为耐心地一一道来

    “于你则不一定。”

    “什么不一定啊美人不就是美人吗?”

    好友文绉绉的言辞令龙族战神一脸懵逼,韩信又一次搔了搔头,瞥眉低头陷入沉思。
    李白也不急,放眼青丘远方的茫茫云雾,自斟自酌。

    “不对!”韩信突然抬头,“先不说我,你家阴阳师都不完全符合这些要求!”

    白龙终于忍不住陷入重重疑虑。

    “你果然是在诓我吧?!”

    “不。”

    被质疑的九尾狐王没有丝毫恼怒,韩信的用词很大程度上取悦了他。

    “如若完全相同,怀英可就成了我眼中千百‘美人’中的一员了。”

    好像想到了什么,李白凝视着酒杯,粲然一笑。

    “然而,他是我的‘爱人’。”

End

看着上一篇的热度我懂了你们果然只喜欢车

这让我一个辣鸡剧情流无脑甜写手怎么办

成为一名车手太难了臣妾做不到啊

噫呜呜呜求放过(再次土下座)

 
评论
热度(100)
  1. 困兽怡灵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天使小松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操!!!!!!!欢呼跳跃!???
© 困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