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看着我。

宁缺毋滥。

先知

卫宫士郎看着面前闪着寒光的Archer。

夜里的死兆星给他庇护。

他知道结局的。

他必须要放下很多东西,必须要。不管是爱还是别的什么感情,都必须要。

他不认为自己的理想有任何的错误,也不会接受。

只有自己从火灾中重获新生就是最好的证明。

他不是为自己而活,也不是为爸爸、妈妈或者切嗣中的任何一个人而活。

他是为了那场火灾里丧生的人们而活。

他是为了身边的人而活。

他是为了世上所有的希望与幸福而活。

逝去的人的本该享受的生活,本该拥有的幸福,本该面对的苦难,他都必须要承担。

早就知道了不是吗?

这就是他,卫宫士郎的一生追求和责任。

他的诞生就是为了拯救,为了赎罪,

因为那场火灾只有他存活。

只有他被救。

只有他得到了温暖。

-这太不公平了,为什么只有我?

他时常质问自己。

-因为我是幸运儿吗?

他歇斯底里地朝自己吼道。

他的语言从身体最深处冒出,撕裂了肌肉与皮肤,黑色的血从伤口里喷涌而出。

这血似乎流不尽,将空间里的白色吞噬,无边无际的,比洋还要广阔。

已经化为血海的空间只剩下无边无际看不见岸边的黑色和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卫宫士郎被血包围着,自己陷了进去,很快就没有人能在这黑漆漆的一片中找出他。

卫宫士郎感到意识模糊,巨大的压力迫使他闭上眼,把意识丢到一边去。

-不,因为这是「Fate」,卫宫士郎的「Fate」。

莫名的,不知从哪里发出的温暖的声音包围着赤裸的卫宫士郎的身体。

他停止了流血。

-只有你明白。

-关于「Fate」这件事。

-卫宫士郎,只有你能明白。

声音化成手的形状,把卫宫士郎身上的血抹去。尽管这使得它们染上血迹。

-卫宫士郎,你的存活是「世界」的算计。

-因为你就是「Fate」。

血开始倒流,一股脑地钻进卫宫士郎的身体里。他因为承受不住这快速的涌动而咳起嗽来。

-那么…这是「卫宫士郎」存在的意义吗?

-「        」

-是吗…那真是…

语言化作的双手猛地掐住卫宫士郎的脖子。大拇指快要嵌入到他的喉咙里去了。喉头受到的巨大压力让卫宫士郎吐出来。

他低头望着,不知为何自己吐出来的不是血,是黑色的泥一样的东西。

-E...Emiya......

卫宫士郎终于发现了。

-呵。

那人轻笑,便再也没有了后文。

空间重新恢复到原来的白色。卫宫士郎的伤口也开始愈合。

他站起来。

空间便开始崩塌。寂静的白色的碎片洒落一地。



卫宫士郎将刀插入Emiya身体中。

他在Emiya的耳边小声说道,

-谢谢你,「Emiya Shirou」。

Emiya不着痕迹地笑着。

-再见,「卫宫士郎」。

完。

------

不知道自己在干嘛了233

评论(2)
热度(25)

© 困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