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看着我。

宁缺毋滥。

<ASMR系列>普通青年的普通耳掻-金士

Fsn  all士大概?傻白甜,肉一定没有,有也不写,写也不发(我已经报警了)

-------

吉尔伽美什的场合

不算强烈的光线透过歪歪扭扭的树的空隙,密密麻麻的影子撒在院子里,时不时的一阵风吹起少年宽大地浴袍,一派悠闲模样------然而并不是这样。

“喂,杂种,我的冰棒呢。”

金发青年穿着暴露,浴袍领口大开,胸前的匀称的肌肉上下浮动着,白嫩的肌肤让人分不清他的性别。按理说,皮肤这么好的只有娇柔女生才对。但也不至于过于阴柔,皮下的血管鼓起,充满力量。

“…”

士郎没有回答,他静静地躺着,感受着万物的瞬息变化。感受着风与叶的纠缠。享受着自然的淡雅。

“起来,杂种。”

吉尔伽美什不耐烦地用脚踢了踢像老人一样悠闲的士郎。

“别总趴着,跟老头子一样。”

“…”

士郎睁开眼,无奈地坐起来,看着面前任性的大型麻烦。

“吉尔,我说过了,不要总是吃冰棒,会拉肚子的。”

“啧。”

见自己的要求被驳回,非常的不爽的吉尔想要报复,却突然想到了一个他昨天在某国内最大同性交友网站上看见的视频,突然想要实践一下。

“杂种,给我做耳掻。”

随即非常主动地拿了几根棉棒和几张纸递给士郎,自己又非常随便地坐在士郎旁边,一脸“你没有拒绝的资格也没有商量的余地”的表情。

“我可以…”

“不行。”

士郎根本没有拒绝的权力…如果他想享受安静的午后的话就要赶快把吉尔打发走。

于是无奈地叹了口气,在吉尔伽美什刺眼的眼神下,跪(?)好。

“哼。”

吉尔伽美什嫌弃动作太慢而不满地哼了一句。但还是扶着士郎的腿枕在膝枕上。

吉尔面朝着院子里。舒适的阳光令他享受地闭上眼,享受士郎的服务。

“要开始咯…?吉尔…”

“嗯。”

士郎轻轻拨开吉尔伽美什耳边的头发,对准光,找了个稍微舒服点的姿势,俯下身用棉棒轻扫着耳廓。动作不像是在扫除,倒像是用羽毛轻轻蹭着上等的丝绸一般。

不过说起来,这样的比喻并不过分---对方是不可一世的孤高王者,必须要特别对待,而且对方还是个麻烦的主儿。

“杂种…”

“嗯?”

听见对方叫着自己,士郎停下动作,怕是自己哪里没做好,弄疼吉尔了。

“没…”

“嗯。那我继续了。”

可能吉尔是没事干吧…嗯,一定是。

刚重新弯腰准备继续,吉尔又喊停。

“吉尔?哪里不舒服吗?还是我做的不好?”

“不…就是感觉少了点什么。你继续。”

见没什么事,士郎便再次重新扫起耳廓来。

将四周的碎屑都清理完毕后,士郎便转了转棉棒,将其旋转着塞入吉尔耳朵里。

“进来啦。”

对方默许了。

士郎熟练地握住棉棒的另一端,在吉尔伽美什的耳朵里深深浅浅摩擦着,转着圈儿地想把耳朵里的任何污物都弄干净。

尽管如此,动作却依旧一如平常地轻柔又不失进攻性。

他也一直抑制住自己的呼吸,不让气息喷到吉尔脸上,或者脖子上去。

很快,左耳就被清理干净了。说起来吉尔的耳朵里本来就没什么污物,不过也是为着享受吧,有人帮自己温柔地掏耳朵是很爽的。

最后,士郎往耳朵里吹气,送入平稳又湿热的风,将最后的残渣清理。

“吉尔,左耳已经清理完毕啦。”

“嗯。”

吉尔伽美什看上去并没有太大的兴致---不过还是乖乖地转过身子,将右耳朝上。

士郎如法炮制,用棉棒轻扫耳廓。

---为何突然感觉肚子和那里热热的…………

低头一看,吉尔正面对着自己的腹部和某处,并且挨得很近,吉尔的呼吸直接打在自己身上…………

士郎一下子脸红了起来,想捂脸,但想了想还是推开吉尔一点。

“怎么,杂种,不想给我弄了?”

明显不太高兴,吉尔伽美什皱着眉头。

“不,不是…并不是不想给吉尔掏耳朵…”

“嗯?”

吉尔伽美什看士郎脸红,又不好意思开口的样子,明白了大概是什么事了。

“没事的话就继续吧。”

吉尔伽美什故意挨得更近,甚至伸出手抱住了士郎的腰。

“唔…吉…吉尔…这样会不好弄的啦…”

“好了好了无所谓。”

说罢,更加用力地钳住士郎。

反正无论怎么说也没用了吧…

士郎自暴自弃地重新拾起棉棒,在吉尔耳廓捣弄着,描绘着它的形状。

“吉尔…进去咯?”

“嗯…”

士郎旋转着棉棒准备进入-----

“等等。”

“诶…怎么了吗吉尔?”

被吉尔这么一叫吓到的士郎停住手。

“我知道少了什么东西了…这就是不同的地方。”

“吉尔……?”

“传统的耳掻视频里的女孩子在掏耳的时候是会喘的,但是杂种,你没有。”

“…”

被吉尔伽美什突然的发言给吓到,不可思议地摇摇头,

“吉尔,你又去看那种…”

“闭嘴!杂种你不准偷懒!必须要喘!不喘的掏耳不叫做耳掻!冒牌的耳掻本王是无法容许的…!”

简直是莫名其妙,吉尔伽美什突然激动起来,强烈要求士郎喘,还说些小孩子气的话。

“呃…”

士郎目瞪口呆,不敢相信面前的英雄王居然如此…宅。

“杂种!”

“…我,我知道了啦…不过这种事情…”

“不可以。”

斩钉截铁地回答。

“不是,我…”

没有说话,吉尔伽美什只是眯眼直勾勾地盯着士郎,不爽是肯定的,但是并不只限于不爽,在其中掺了些诱惑?或者是…危险。

像响尾蛇一样,布下陷阱,摇动着尾尖,勾引可怜的猎物上当。

他就这么枕着士郎的腿,双手交叉。

“…”

士郎被吉尔伽美什似笑非笑的眼神给弄的脸红了起来,他站起来也不是,保持这个动作更不对,只好答应了下来。

“好…好了我知道了…”

士郎脸变得通红,说话声音越来越小,说着用手遮住了自己的脸。

“哼…开始吧杂种。”

罪魁祸首倒是优哉游哉地把士郎捂脸的手扯开,欣赏士郎脸红的风景。

“唔…吉尔…”

“继续。”

吉尔伽美什翻过身子,面朝士郎这边。

让士郎非常遗憾的是,吉尔伽美什挨得非常近,伸手抱住士郎的腰,甚至解开士郎的腰带开始舔起来。

“唔…吉尔…不…你这样我要怎么…”

“那就不要了。”

士郎双手用力想把这个麻烦的人的手给掰开,可惜力量差距的悬殊,根本没有什么效果。士郎便转移目标,推开吉尔伽美什的脸。并伸手过去想把吉尔伽美什的不安分的嘴给堵上。

哪料,吉尔伽美什咬住士郎伸过来的手指,用舌头就这口中粘液玩弄了起来。

“…”

士郎的挣扎在吉尔伽美什看来不过是温顺的小动物用柔软的肉球来挑逗一样,无力,但是有效。

玩够了士郎的手指,吉尔伽美什顺势坐起来,带倒士郎,随即压在他的身上。

“吉…等一下…”

霸道的王者不给他说完话的机会,吻了下去。


“嗯…吉尔…所以说,没有下次,也没有雪糕了。”

“凭什么…你耳掻都没做完吧。”

“还不是因为你…!”

“接着做?”

“滚!”

吉尔伽美什的场合 完。

------

( ̄∇ ̄)预告: 「2」亚瑟·潘德拉贡的场合

甜到底!!

评论(18)
热度(61)

© 困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