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看着我。

宁缺毋滥。

梅雨厌厌

芳狄肉被和谐。(烟)诸事不顺。

此为白狄。
------

四月,当属青黄交接。 严密俨然的石砖缝里也难免会生出些墨绿地衣之类的小物,也非故意要直勾勾地令人滑倒,只是无心之举。梅雨时节,倒也如这般滑稽。

可自墙缝中透出的霉点就不大好办了------太过显眼。

“太白,你家中这霉点…”

“无妨。”

后者倒毫不在意,从桌上取过酒放温水中泡过,再取出即自含半醉微醺之意了。自斟自酌,不去管那闲事,这主儿也是这般洒脱随性之人,不想管的,自不会去管。

坐至人前,也取过酒杯兀自饮过一口,放下后发出咂舌之声。

“还请大人饶过小人,李某不自知大人喝不惯这浊酒。”

没去理会这戏谑的问题,后者只再替自己添上一杯。

“过奖了。我只是向来没有酒瘾。今日重试,少不习惯。”

笑道,为来人满斟一杯:

“大人难得有时间休息。”

默许。未答,将酒自水中取来喝,却是被阻止。

“大人,午时还要出勤吧。”

来人稍露愠色,直取过酒一饮而尽。

“哈!大人好酒量!来与李某比试一番如何?”

“我看你这屋子容不得这么多酒。”

顿过。

“况且你留不得酒。”

眯眼笑道,互相挑衅。

相视有一会儿,听雨声淅沥,略有寒意,饮酒二两,温水也凉。两人话中皆有所指,也无人开口相互告知。只觉空气冷下来,胃中暖意缓缓升起,意却凉了半载。

“何时?”

“巳时。”

“我送你。”

半晌,没收到回复。

窗外雨声渐绝,徒有微风轻拂发丝衣摆,空中残留的酒气与隐约霉味混为一体。

举杯倒下最后一滴,本准备一饮而尽,却是由来者夺取,就原先的位置喝干。

“我没有办法跟你一起走。”

四目相对。

“至少让我送你。”

李白起身打算离开,随便去街边找个小酒家继续喝。

冒着微雨,在酒家买过酒,朝江边小亭走去。

狄仁杰则陪着他冒雨,买酒,去江边。

两人再次对立而坐,不言不语,只管喝酒。一杯又一杯,一壶又一壶。最后抬起酒壶直接喝去,没喝多少,倒是撒了一身。

最后是双方倒下。

雨再下。

无风,只有雨,打湿了山峦,打湿了碧江,打湿了来人,打湿了回路。

“怀英。”

“太白…”


狄仁杰喝醉了,不断眨眼想看清李白最后一面,终于清楚睁眼看清世界,只看得见亭后雄山,亭前弱水。

他抱过李白最后为他留下的酒,纠结着还是喝下。

完。

附《四月天》歌词:

四月天
梅雨厌厌
在窗前
淋湿的燕
在屋檐
四月天
总是带伞的思念
我想见
你的脸
念你的时光
比相聚长
怨你的界限
比爱短
给你的逃亡
无限宽广
直到你心慌

放你走
换我忧
忧快乐
忧温柔
太过蹉跎
我并非别无选择
只是不想再错
也许我真的爱的
你给不了我
换我走
放你过
过缘份
过执著
享受漂泊
在另个四月他日
陌生地重逢
愿你快活
而我也自由

放你走
换我忧
忧快乐
忧温柔
太过蹉跎
我并非别无选择
只是不想再错
也许我真的爱的
你给不了我

放你过
过缘份
过执著
享受漂泊
在另个四月他日
陌生地重逢
愿你快活
而我也自由

给你的逃亡
无限宽广
而我也自由

----
什么鬼?!

对了,歌词很虐。

评论(4)
热度(22)

© 困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