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看着我。

宁缺毋滥。

李太白你个幼稚鬼!

主白狄微邦信邦。

-----

按理说,这高二了,一个个也都成熟了,也该是为了未来努力了,偏不知是怎么的,有人举报说王者班里有人玩手机。这是让身为班长的狄仁杰操碎了心。风纪之事应无须再管的,而最近更是有女生频频举报,说午休那人很吵,打扰休息,一问她,那同学在干什么,女生却是支支吾吾说不出个什么来。狄仁杰猜想是玩手机的同学威胁这名女生,这更是忍不住要出手,就想着午休偷偷从图书馆回来看看到底是谁。

左顾右盼,大部分是在睡觉,有的则在写题目,其他的则在复习或预习,没有人像在玩手机的样子。

“狄大人,姜老师叫你过去…”

副班长李元芳从办公室回来,一副沮丧的样子,估计是被骂了一顿,看样子自己也不会是什么好结果。

“好了,我知道了。元芳,你准备一下,下节课是自习,找课代表布置任务。还有,午休要考勤。”

吩咐好元芳,狄仁杰拿着班级日志和口袋大小的单词本离开了教室。

估计是要讲一节课的事了,还不如一遍记单词。

狄仁杰刚踏入办公室,铃声即在身后响起,又被关在了外头。

“狄仁杰。”

“嗯。”

姜子牙的视线从电脑上移下来,盯着桌上的加扣分表格。

“老师知道你很努力…关于午休玩手机的事…”

“老师,我不在教室午休。管午休的是纪律委员。”

顿了顿,姜子牙让狄仁杰把纪律委员叫来。

-
-

-

“李白,你中午有没有管?连续3天有人举报午休有人玩手机打扰同学休息。”

李白挠挠头,又摇头:

“我查了,没人玩手机。都睡着呢。”

“难道被打扰的同学是污蔑别人的不成?”

姜子牙有些不乐意了,这可说不好。举报的3次都是不同的同学。

“-------可能是我睡着之后的事了。”

-
-
-

随后又就这样的事讲了一些说了很多遍的东西,无非是玩手机多么多么不好啊影响学习啊之类之类的。狄仁杰就偷偷记单词,李白就看着偷偷记单词的狄仁杰手里的单词本偷偷记单词。

-
-
-

“好了。快回去吧。要严查!”

才出办公室,下课铃就响起。

“废话好多啊这老头子…”

李白无奈地走上楼,想了想又对身后的狄仁杰补充道:

“你字挺好看的,就是太密了,我贴着你站的都看不很清楚。”

说罢,摇摇摆摆回了教室。狄仁杰则直接去了食堂。

-
-
-

拿着单词本在图书馆看了一阵子书,等到了13:35,便偷偷摸摸离开图书馆,又绕开老师,蹑手蹑脚地自窗外看着

------都在睡觉。

再小心翼翼收好脚步声,不出声地推门进教室,自后门蹲着前行,也是一无所获。本打算放弃了,突然发现坐在最里面的靠窗坐的韩信带着耳机?韩信似乎是睡着了,狄仁杰想顺着耳机线看看是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却无奈被桌子挡到。

狄仁杰慢慢靠近,却不知为何,鬼使神差地摘下耳机塞到自己耳朵里。

-------?!!

女、女人的呻吟…?!

这似乎是在看片?难不成韩信是听着这个睡着…?

狄仁杰给这一两声吓得不轻,碰到桌子发出了很小的声音。可还是給坐在前面的李白听见。

李白回头,对上手里拿着单只耳机脸红不知所措的狄仁杰,两人四目相对,相顾无言。

“狄…狄仁杰…”

“…”

李白愣了一会儿,在座位上不知道干什么,匆匆忙忙抓起东西往书包里塞,抓起书包就跑。

狄仁杰不出声地赶紧追过去,天知道李白要做什么?

在走廊拽住李白,要求去厕所细说。

“狄…”

“…是你玩手机?”

“我没有打扰别人…”

“…你放的是…?”

“…”

“…”

“…怀英…”

对峙着打算离开的狄仁杰李白这低声叫唤的“怀英”給拉了回去。

“…”

“…别和别人说。”

“…”

“…”

“…答应我,”狄仁杰纠结了好一阵子,还是决定给李白个机会。“没有下次。”

“好。”

“那我走了。就这样。记得你说的话。”

“…等下。”

“?”

“要是你说了呢。”

“不会说。”

“不行,这不保险。我不信。”

狄仁杰这就不爽了,不相信自己?

“那你要怎样。”

“亲我一下。”

“……”

推门打算出去,方才摸到把手开了条缝,却被莫明的力道给狠狠关上门。

背后的李白一只手按住门,另一只手握住狄仁杰握着把手的手。

“…让我出去。”

李白没有回答他,自狄仁杰左后方探出头,歪斜着对上狄仁杰向左看的脸。趁狄仁杰不注意,覆上双唇。

“…”

“…”

吻罢。狄仁杰手上强劲的力道消失,他愣了一下,转过身对着李白笑吟吟的脸,恨不得一拳过去。

突然李白的脸又凑近,狄仁杰下意识地合上双眼。

“我还没亲呢。”

李白在距离狄仁杰5cm处停下来,玩味似的看着狄仁杰红得滴血的脸,还有不自觉的听话地闭上双眼一副期待又害怕的表情。

“你…!”

受不得这嘲弄,他早该知道李白是个多么无耻的人!

距离一下子给缩短,抓住狄仁杰张嘴的时机,李白又亲了下去。舌在齿间唇间吸吮,又轻易入侵到口腔,二舌缠绵悱恻逗弄不止,在上颚的挠痒痒让狄仁杰忍不住自将舌朝上方按压去,挤压开每一寸的空气。因是第一次,又太过紧张,狄仁杰张大嘴想呼吸到多点空气,可每每张大一点点,就同李白相交得更多。

见狄仁杰呼吸困难,李白才念念不舍地饶过了狄仁杰。

“这下扯平了。你要是和别人说我中午玩手机看片,我就告诉别人你喜欢我,还强吻我。”

“唔…是你…!”

“我?我怎么了?”

“你…你强…”

“你要说是我强吻你?”李白笑了笑。“那他们会怎么想?面对他们,特别是老师。你说的出来?”

“…”

“别忘了李某可是很不要脸的。”

居然是自己先一步承认。这方面倒是很有自觉。

因午休结束铃的响起。李白开门打算离去:

“怀英。”

“…嗯?”

“脸很红,等一下再回教室。”

wtf!!!狄仁杰内心是有一万只草泥马飞奔而过!!!这是什么鬼发展?!!!

……

后来查到了,是蔡文姬在录曲。

“蔡文姬,不要在教室里录。”

狄仁杰面无表情地说着,李白自后方默默飘过,一巴掌拍到狄仁杰屁股上:

“哦嚯。”

蔡文姬见到了她这辈子都不曾想象过的狄仁杰红着脸害羞的表情。还有,狄仁杰你那种拳头不适合打人,适合撒娇。

只有韩信和李白相视而笑。

“计划通。”李白说。

“计划通。”韩信回。“大兄弟,我都帮你追嫂子了,你可以帮我追刘邦了吧。”

“不行。”李白头也不回。“因为我不知道我该叫弟弟的老公叫什么。”

完.
-----

我就不信只有我们班的男生自习课午休还有晚自习喜欢打团看片。(冷漠)

评论(13)
热度(84)

© 困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