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不討好,寧缺毋濫。

Goodnight Moon

看不出是白狄的白狄。

第二人称。

“你”是李白。

末日来临,他们作为最后的人类登上诺亚方舟,连同各种动植物一起,详情请见百度百科。
七天后下船,失去记忆。
---

当世上只剩你一个人的时候,你要明白这世上没有任何异形,没有女巫,也没有僵尸丧尸。你要面对的只有孤独和未知。

你走啊走,也不知走多久才能走到不存在的尽头。累了就随便找个旅馆进去住着,想着不必关门却还是锁上锁,在心里说服自己百边千遍,万一世上不只自己一个人呢?

躺下,不安,睡不着却强迫自己睡着,不断告诉自己只要快速入睡就能梦醒。

睁眼醒来,门没坏,锁安好,窗没变化,和你睡前一模一样。你抱着希望下楼看看,又跑到楼道里吵着嚷着,本该有人跑出来揍你,可是在你叫累后这世界又恢复死寂。

要不要结束了算了?就像梦中梦,假如这个梦的自己死了,也就是醒了,说不定还会跳到上一个梦。

-人类的最后基因就在我身上?即便是人类这个物种的最后存留机会就给我担着,于我而言也不算什么。对我,这些太遥远又没有实际感。

这样想着,打算实施,却在将刀抵喉时摸到了自己的胡子,又从刀的反光中看到自己厚重的黑眼圈。

-算了。

终于破灭了自欺欺人。

不是梦。

又重新拾起刀,想着心一狠脖子一抹就好了,世界还很美好。又担心着世上会不会也有正在找着其他人的人活着?

甩开刀,老实地去寻找食物。

-就算是为了那个人,我也该活着。不知那个人是否会喜欢我的卷毛?

想着些有的没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又记起些什么,到商店里拿剃须刀,抹上泡沫,一点一点剃胡子。

-我猜那个人不会喜欢满脸胡茬的人。

也没有确定就真的有那个人,但你偏就是认定了,就是有着那样的人,而那个人一定也是将你作为精神支柱而活着,正如你那样想着那个人。

每天没有什么要干的事,就是不停地走,停,走,停循环着,直到这一天终于过去,你终于找到了期待明天和努力活着地理由。

-我猜,那个人是个很认真的人。跟我相反却又相同的那种。

-也不知道是男是女?无妨无妨,都这种状况了,谁还在意?

你轻笑着,随意进了间旅馆,照旧锁上门关上窗,躺下闭眼,心里却不再空着,有了一个人。

-晚安。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能相遇?

-我想见你。

-我猜你跟我很像,但是又相反。懂我意思吗,不懂我以后可以慢慢让你体会到。

-明天也要好好为了我活着,我也会为了你活着。

心中阴暗寻死的想法被驱散开来。只有一个发光的小人一一进到你心的房间里,把里头黑暗的消极的想法赶开,然后留下小人自己的温暖和光明。

睁眼,天花板,门窗没变过,你倒是很勤快地洗漱好,下楼吃早餐,赶路。

按照惯例,又朝楼房里叫着,累了就喝水注意,太难受就吃润喉糖,糖还没起作用你就起身继续喊着。

-Hey,伙计,你在哪儿?

夜深,一切同往常一样,只是你不关窗。

-万一我错过那个人的呼唤就不妙了。

于是你不睡高层。改睡3楼。

-我找你好辛苦,还是没找到你,你在跟我玩捉迷藏?别玩了快出来。我承认你是个很棒的躲猫猫选手,好吧,高手,大师。我找不着你,你太厉害了。可你也让我见见嘛。

-明天也要为我活着,我也会为了你好好活着。

-晚安。调皮鬼。

你又觉得那个人可能不那么认真一丝不苟,可能还有点调皮捣蛋?或者是别的什么,反正就是不那么认真。

-那个人会不会也在猜测我是个怎样的人?

-
-
-

-晚安。

-对了我今天平地摔,厉不厉害?其实是高楼坠物的玻璃片和混凝土,我没看到,被絆倒了。不要笑我。

-我也想知道你在找我途中发生了什么事,快和我见面。和我见面后我和你玩比捉迷藏好玩几百倍的游戏,你就别再躲躲藏藏啦。

-突然想亲你一口?

-哈哈还开玩笑,今天是寻找你的第31天,有一个月啦,你好厉害,一个月没让我找着。

-

过了多久?不知道。

大约你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你提起那个人时走在笑着。看起来像是对恋人才会做的表情。

-我可能喜欢上你了。

措不及防。你就这样慢慢在脑中与那个人谈过很多遍恋爱。

-还不出现?

-哇靠,有人告白你也不出来啊?!

-你还不会是等着我追吧?那我要是追到了你,给不给嘿嘿嘿。哈哈开玩笑。

下楼。十分日常,继续喊着,大约是走了一个时辰,在你走进旅馆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喊第三遍时,你明明地发觉有个房间的门锁了。

-我找到你了。

你笑着,像是找到了你的太阳。

完.
---

至于为什么李白能根据门没锁就认为里头有人?朋友你知道薛定谔的猫吗。

 
评论(12)
热度(26)
© 困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