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不討好,寧缺毋濫。

其十七 壹

白狄。新坑,3章以内结束的小短文。

没有文笔。

-------

四下无声,月色清明。自那日李白第7次给狄仁杰逮着又给放走后,就再也没见过狄仁杰。别见他脸上毫不在意依旧我行我素,心里早是挂念得紧。也不知是去了哪里,做了些什么?没有李某的日子…是不是轻松很多。

闲来无事,半夜怎也作不出诗而出门散步。寻着大约是丑时就回去。回想近期生活,要么是去酒楼风月之所饮酒买醉寻欢作乐,要么就是早早在那人府邸前候着,假装是刚好碰到,同那人一起去大理寺,然后以“妨碍工作”的理由给赶出大理寺,然后就去酒店待着,喝喝酒,同友人赋诗作兴。有时还会被“来访者”抓住,然后要求快战。

夜深便担任着并不需要的护卫的工作,送那人回府。其实有李元芳就够了,或者说狄仁杰不需要人保护。可李白就是不放心。其实说是不放心,无聊的成分更多,只是在他内心的小小小小的角落里有一点点不让人察觉的不放心罢了。这点他自己都不知道。等那人回府,自己有时会爬上树看着那人直到入睡,有时会在看着那人深夜批文件时睡着,醒来时因趴在树上睡着而浑身酸痛,却披着狄仁杰的衣物。

虽然这让李白很惊喜,又很不好意思,使得他原本厚得打不透的脸皮因此小小变薄了点。

可狄仁杰,堂堂京畿治安官,怎会说不见就见?

记得最后一次见过狄仁杰之后,李白照常去狄府等着,可仆从却说狄仁杰早已去了大理寺。遂去大理寺,别说狄仁杰了,连李元芳也不在,侍卫一口说定是有事出行,别的消息再不透露。本是不在意,可接连好几天了,这就反常。不知他在哪,不知他在做什么。

杳无音讯。

正思索着走到哪出再返回才是符合心中所想,却不知何时走到那人府上,而他直到看到狄府附近那棵长不高的枣树时才发觉,日常去狄府似是成了习惯。

怀英要甩开自己?

一闪而过的念头,随即又摇摇头。

他不是那样的人。

纠结处,忽闻狄府吵闹声,快步走近一看,灯火通明,怕是有什么事发生。李白按捺住想要一探究竟的想法,踱着步子,四处游荡,踌躇了会儿又离开。等了半个时辰左右,终于安静下来了。李白这才抱着一坛酒回来,见情况稳定,他轻车熟路地翻身跃到庭院,一切归于寂静。

方才站定,李白发觉狄仁杰正坐在院子的阴影里,正看着他。

TBC.

-----

HE HE HE HE HE

好短。

 
评论(4)
热度(21)
© 困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