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獸

絕不討好,寧缺毋濫。

© 困獸
Powered by LOFTER

其十七 贰

还有没有人记得这篇hhh我试着填坑了(不要脸)

------

院子里树荫投到狄仁杰身上,看不清面部表情,唯靠狄仁杰似月明眸才辨得出是他。

其实仔细观察的话,也是能发现庭院里有人的。不论是从气息,空间结构,阴影应该在哪个位置,还是直觉。

但,一眼看去,发觉月亮到了凡间,就知道是狄仁杰了。那是刚正不阿,明亮清冽的月。沾染着个人气息的执著。

有时李白会觉得狄仁杰不该在人间,这一度让他怀疑狄仁杰是否真实存在。因着水中月,镜中花。

不过这和自己又不同。李白觉得自己是神仙,但狄仁杰是月,二者是不同的。

每每想到狄仁杰是月,自己是神仙,李白就觉得自己一定是男嫦娥,不过不是后裔的老婆的那玩意儿。因为嫦娥住在广寒宫嘛,流落凡间的嫦娥寻着人间的水中月,不是正好嘛!

突然和月亮对视,李白有点不好意思。

狄仁杰依旧盯着他,并不打算开口说些什么,也不打算解释这些日子他去了哪里,刚刚府上又为什么吵闹不堪。

就这样一个人站着一个人坐着,不知道是不是对视。总之就是这样互相望着对方所在的地方。

李白压不住内心的百感交集,舔舔干涩的嘴唇,轻声问:

“喝酒?”

狄仁杰看着他,好一会儿没说话,正处李白纠结犹豫时,朝左边挪了挪,以表同意。

李白放轻步子,跨过大半个院子,坐到狄仁杰身旁,这才发觉狄仁杰早早备好了酒觞酒筹。他早就知道他会要来了。

李白熟练地将怀里酒壶揭开,倒酒进备好的器具里,端起一杯给狄仁杰,一杯给自己。

庭院里树飒飒作响,风吹得树影都摇摇晃晃的,随着落下的叶子到处都是。风挺大的,吹得他俩衣摆飞舞。又怕把斟满的酒给吹落,赶紧喝了口。

酒特有的辛口感是第一层感触。将酒禁锢在口腔舌尖味蕾上,辣与苦在特殊的氛围下在味蕾上共舞,以至于形成一种奇怪又和谐的平衡。吞咽后,嘴里残留着迷人的酒香,对于不会喝酒的人来说,这是一闻即醉的味道,而对于千杯不倒的豪士而言,这往往是诱惑的,勾引人想要得到更多的催情药剂。酒是妖精,不论是怎样的酒,都是。

李白同狄仁杰挨得很近,几乎是肩并肩坐着的。李白凑近狄仁杰的脸,因夜色朦胧,树的阴影又正巧打在脸上,李白老想看看狄仁杰的表情。其实也有想看看这个不辞而别的人究竟在面对自己时会有怎样的表情,会有愧疚吗?但转念一想,他怎么会有愧疚?

狄仁杰朝右转头看去,正对着李白那张认真的脸,一时间视线就直勾勾地对上了。

“……”

狄仁杰正张嘴想说点什么,就见李白的脸突然无限放大,而唇被一温软的东西覆上,还没反应过来,双手就被捉住,嘴里则有一灵活的炽热的东西探进来。狄仁杰终于反应过来这是什么东西了,努力甩开手想挣脱桎梏,却无奈越来越紧,见手无法挣脱,狄仁杰甩头想让李白离开,身子逐渐往后退着,每退一次就被李白拖得更近,吻渐次加深。

屡次拒绝无效,狄仁杰尝试着推开李白,却被李白一把反剪双手抱住。

二人唇舌分离后,各自喘气,李白只把狄仁杰抱得更紧。

李白一直觉得一个嘴里弥漫着酒香的人是最具诱惑性的,这不单单是酒的本质。也同这个人的本质有关。


“你去了哪里。”

“…”

狄仁杰并不打算说出来,就这么被李白抱着,下巴搭在他肩上。

“你真以为我不知道?”

李白哑着嗓子说道。

狄仁杰手上全是伤。这才是李白去捉狄仁杰手的原因,虽说也有不想他挣脱的成分在。

“…只不过是一个偏远的……”

“跟我有关。”

狄仁杰没再说话。本想随便糊弄。现在看来是没有可能了。

“……小事。”

“他们来了?”

李白低头,发梢遮住他的眼。

“嗯。”

狄仁杰闷闷地答了他。声音小得没有人听得见。

TBC.
---

我不保证是HE了…。(你是欠揍)


评论 ( 16 )
热度 ( 2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