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獸

絕不討好,寧缺毋濫。

© 困獸
Powered by LOFTER

烈日灼身

轰爆

 

--------------

 

再过44天,就是他们的纪念日了。

 

那又如何?

 

爆豪不会回来。

 

抖抖指尖夹住的烟,松松软软的烟灰就落了下来,落在了新添的阴阳图案的餐桌上。他并不是一个不爱卫生的邋遢小伙,他只是没有必要,没有意愿,没有想法去管这些东西。

 

什么都用有必要与没必要来区分,不巧,除了爆豪和家里的事,仿佛其他的甚么都统统被判入了没必要里。

 

很难受吧。

 

桌上烧焦的落下的烟灰被打开的窗户吹入的风给吹得七零八落,一切还是爆豪没有离开的模样。但,那又如何。再珍惜再珍重再宝贵,他也离开了,轰焦冻,你清醒一点,他离开了,在你的眼前,都没有再看你一眼。

 

因为轰无意中做了爆豪无法接受的事,他就失去了爆豪。也不算是失去,爆心地在新闻上可是大活跃。偶尔他俩会安排到一起合作,不过他俩都很有默契地推掉了。是的,爆心地甚至和英雄人偶合作过,但他俩没有。

 

轰想挽回。

 

实际上他也做过了,发短信,打电话,关注爆心地的动向。不管怎样,他还是没能挽回。编辑好的信息自己删除,拨出的电话自己挂掉,查到了爆心地的行踪,那又如何,那从来都不是秘密。知道了又如何,他不敢赶去找爆豪。他可以想象得到,要是随意地就这麽去了,那才是真的不可挽回。

 

那,怎么办?

 

毫无预料地,铃声响起,是新的紧急任务,他得赶紧到C区,然后和其他英雄一起包抄机场,围剿敌人。

 

他有预感爆豪会去。

 

那他去不去?

 

犹豫只闪过一瞬。首先,他是个英雄。

 

 

 

果不其然,爆豪的确来了。他和他离开时一样,保持着疏远,疏远任何人,和离开时一样,没有看轰一眼。压根没有。

 

爆豪总是看起来很忙,很多事情要做,实际上也的确是这样,但那份忙碌有点古怪,有点刻意,有点似曾相识。哈,你自己不也是这样吗,轰焦冻,用忙碌将自己填满,用处理不完的案件来逼迫自己没时间想别的什么。

 

轰猜到了,但他不敢这么猜,他不敢抱有多余的希望。因为一切都很清楚了。放下,离开,看破,自在。很可惜轰第一道坎就没有跨过。他总觉得事情一定还有转机,只要再给他多一点时间,一定可以。

 

“呃…拜托焦冻从东侧突袭,爆心地掩护,DEKU从西侧突破,其他人掩护……没问题吧?”

 

“我和阴阳脸换。”

 

“啊…”

 

“我说了,我和阴阳脸换。”

 

领导人面露难色地看向轰,他希望轰能够拒绝一下。然而不幸的是,轰并没有不愿意,他点点头。

 

“好,我和他换。”

 

 

这个战术其实非常简单,就是前后夹击,中间歼灭,所以爆豪和轰没有任何交流。他们有着默契,无需交流,尽管这份默契在现在这种状况看来有些尴尬。

 

也确实是因为太有默契,配合得好,所以才会单独被分在一起,而不是带领其他人。

 

轰用冰冻住后门两个守卫后,搞到钥匙直接进入了馆内。现在是晚上,强行疏离了其他人后,馆内冰冰凉凉没有任何人。馆内的灯也被打碎了好几盏,电闸已经拉下,这里被黑暗包围,任何脚步声都被无限放大,容易发现敌人,也容易被发现。

 

既然做不到我在暗处敌在明处,那就一起陷入黑暗中,看谁会是扑火的蛾。

 

隐蔽气息和无声走路对于职业英雄来说是必修课,这两位优等生更是做的非常好。两人保持着距离,警惕地搜寻每一个角落。

 

一层搜索完毕,轰无声地解决了十多个小喽啰,爆豪由于个性不可避免的大声响,体术成了解决敌人的首选方法,非常非常非常不巧的是,他平时就在锻炼,这时候用拳头解决不少的敌人轻松了许多。

 

搞定了一层,那就要上二楼了。

 

轰率先上楼,然后被爆豪气冲冲地赶了上来,走在了爆豪的后面。

 

明明是让轰掩护,现在看起来反倒是一起行动的搭档了。

 

“走到我后面去。这样吗。”

 

馆内太过安静,轰小声嘀咕也被完完整整地听见。爆豪抬起手习惯性想给轰一记爆破,抬起的手半转的身体突然停住,又迅速恢复到了原样。

 

轰可没有错过爆豪的这个举动,他看见了,爆豪习惯了想像以前一样转身一记爆破过来。

 

轰焦冻,你那玻璃心也许还能捡起来黏一下。它还没碎成粉碎。也许还有救。

 

 

 

突破左侧玻璃的火焰伴随着令空气变形的热浪席卷而来,把一切就搅乱,轰向前一步扑向爆豪朝远处滚去的同时释放了巨大的冰墙,火所带来的致命高温令冰直接气化,而不是融化成水,冰中部开始削弱,这让冰墙岌岌可危,它撑不了多久。

 

被轰扑在地上的爆豪在躲过敌方的烈火后迅速推开了轰,由于被墙遮住了视线,他们暂时无法知道敌人的方位,而且,敌人不止一个。有火焰的照亮,现在,他们在明处,敌人在暗处。

 

“冰消失时我们就会完全处于劣势。在那之前,反击。”

 

轰点点头,刚刚扑向爆豪时他受了点擦伤,但那不成问题。轰留下当诱饵,爆豪则从柱子后面绕进黑暗里。

 

如果不相互信任,那就退出,这并不是玩笑。

 

轰有些紧张,他并不是紧张冰消失后就会被发现这件事,他是在担心爆豪要当一个刺客这件事。尽管他刚刚在一楼已经见识过爆豪的体术,但他总是不太放心。

 

以前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是担心爆豪这件事,已经很多次引起了爆豪的不满,但他还是会有些隐隐的担心。尽管爆豪非常强大,某些情况比他要强很多倍,但他总是不放心,担心爆豪会不会感冒,会不会受伤,就像个少女一样唧唧歪歪磨磨唧唧,用爆豪的话来说,阴阳脸,你什么时候变成个娘炮了。

 

肉眼可见的雾从冰上出现,然后冰慢慢变小,慢慢消失,然后轰就暴露在了敌人的可见范围内。

 

不出所料,他受到了袭击,又一团火焰从轰的身后推进,而轰这时正应付着从天而降的刀雨,左侧的箭和右侧的瓦斯。

 

他屏气,向右边闪去,不幸的是火焰更快一点,它还是烧焦了轰背部的衣服,也烧到了他刚刚保护爆豪时受的伤。

 

火焰经过的地方全是火焰,他们事先在地上准备了可燃物,被围剿的是他们,不是敌方。人群被强行疏散,地上有很多的衣物之类的东西也是正常的,所以他们并没有往这方面思考。火焰经过的地方全升起了熊熊烈火,把轰围在了一个圈里。这次上面下箭雨,左侧是难以完全躲避的刀。没有瓦斯,也不知瓦斯会从哪里突然出现。

 

轰一直小心地注意着四面八方,建立起比自己稍微高一点的冰墙,阻挡了视线就不好了。

 

下一次的攻击,只剩下了箭,火并没有继续逼迫着轰。

 

是爆豪。

 

突然出现的爆炸声不断移动,最后可听见的是一个女人的惨叫。

 

然后一切回归寂静。

 

火慢慢变弱慢慢变小最后消失,爆豪从黑暗里走出。

 

他受了点伤。

 

“爆豪。”

 

“你去和他们回合,然后来一楼男厕找我。”

 

“什…!”

 

 

 

 

轰焦冻,你疯了,你这个喜欢赌博的疯子。

 

对,疯了,爆豪的态度,他还是选择盲目地自信。他赌爆豪会来。

 

 

 

他真走运,他的盲目第六感是对的。

 

爆豪来了。

 

 

在见到爆豪后,轰快步走向他,不给他一点的反应时间和机会。

 

“喂,阴阳脸,你……”

 

轰少见地用力将爆豪按在飞机场厕所狭小隔间的牆上。由不得爆豪反抗,轰一把扯过爆豪的领子,朝嘴唇凑去,示要把那两片软肉含在嘴裡吞入喉。但他停住了,他想起了甚么一样,放松力道。他的唇离他的唇只有不到一厘米。

 

轰没亲下去。

 

“爆豪。我可以亲你吗。”

 

“哈?!”

 

爆豪感觉到那股钳制住自己的力量弱了些,他绝不会错过这个和轰拉开距离的机会,他趁着这个当儿推开了轰。

 

爆豪无声的反抗化成雨那就是刀子雨,尽情肆意地割断轰的念想。他的反抗诉说著他的不情愿。不情愿接吻,不情愿和轰接吻。

 

“我可以亲你吗。”

 

“哈?!你他妈说啥??”

 

“爆豪,我可以亲你吗。”

 

“开什么玩笑?!不行!”

 

轰一步步走近,带著荒谬的问题。

 

这次轰没有碰爆豪,他只是在问,他把脸再次凑到爆豪嘴边,他问。

 

“我可以亲你吗。”

 

得到的答复是腹部挨的结实的一拳。

 

他们又扯开了距离,不过这次好像比上次更冰冷,更残忍。

 

“爆… ”

 

“阴阳脸你在搞甚麽狗屁东西?!我说过,我们已经完了!!!现在,让我走,不然我就揍到你站不起来!”

 

轰一点也不怕,一点也不打算退缩。

 

“我们要是真的完了,你不会过来。”

 

“哈?你他妈瞎说什么?!我他妈来是…”

 

“我可以亲你吗。”

 

“你他妈没长耳朵?!我说了,不…”

 

轰再次靠近,他右手抓住爆豪反抗的左手,爆豪左手无名指上有甚麽坚硬的东西硌到了轰的手。

 

“我给你的戒指。”

 

“不…”

 

他再次靠近,带著温热的气息。

 

“爆豪,我可以亲你吗。”

 

“不…”

 

“我可以亲你吗。”

 

“…”

 

“我可以亲你吗。”

 

“…少废话。”

 

“爆豪。”

 

爆豪不情愿地对上了轰的视线。

 

“谢谢。”

 

然后轰亲了上去。十指相扣。

 

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结束后,爆豪的谎言,伪装,全都分崩离析。他还能编造出甚麽理由来反驳来拒绝?爆豪胜己,你输了,轰得到的优胜奖品是你自己,你把自己当筹码下注了。嘿,你还输了。别不承认。

FIN.

________

我在最后关头写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仰天长啸!!!心脏跳得好快哦!!!!

评论 ( 16 )
热度 ( 9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