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不討好,寧缺毋濫。

女體

 

无情嘲笑!!!!!


@关山扛把子蟹黄包


不知道能不能艾特到【【【


包子生日快乐~~~




 

我不相信明天

轟爆。

算是BE?第一人稱。流水賬注意,ooc有。

建議你不要點開看,我說真的。我覺得很惡心…別看,我要吐了

-----

在分手的那天,我想起了姐姐知道我和爆豪在一起後,告訴我的一句話,她說相似的人很難真正長久。

我沒有在意。

我和爆豪相同之處就和相異之處一樣多。

無所謂了。

-

-

-

我還記得那天是晴空萬里,風撫過窗簾,樹葉沙沙作響。凌亂床單有昨夜留下的痕蹟,衣服都被甩在地上,被子也被翻了一半在地上。

沒有異常,一切都和平時一樣。他的眼一張一合不是為我。

我記得昨晚做之前他說,我們完了。他的睫毛上下翩飛,他沒有看我。

我腦子昏昏沈沈想睡覺,我說,好。

我吻住了...

 

是轰爆。不知道是不是刀???大概就是,彼此明知早晚有一天会分手的恋爱日常。是我的某篇垃圾文的片段【。

非常潦草,成年人,肌肉人体啥的我不会【。乱画【【【阅读顺序右到左。

 

烈日灼身

轰爆

 

--------------

 

再过44天,就是他们的纪念日了。

 

那又如何?

 

爆豪不会回来。

 

抖抖指尖夹住的烟,松松软软的烟灰就落了下来,落在了新添的阴阳图案的餐桌上。他并不是一个不爱卫生的邋遢小伙,他只是没有必要,没有意愿,没有想法去管这些东西。

 

什么都用有必要与没必要来区分,不巧,除了爆豪和家里的事,仿佛其他的甚么都统统被判入了没必要里。

 

很难受吧。

 

桌上烧焦的落下的烟灰被打开的窗户吹入的风给吹得七零八落,一切还是爆豪没有离开的模样。但,那又如...

 

努力想要当一个好爸爸的贴心轰焦冻。

 

轰爆小刀

 

P2女体爆【

 

我只是想画眉钉和耳钉和舌钉罢了~

 

玫瑰之名 1

轰爆。

警员轰×法医兼心理医生爆

有很恶心的描写慎入。

OOC

------

轰焦冻回到警署已经是凌晨两点四十八分,他接过朋友递过来的热腾腾的咖啡就往喉咙里灌,然后他终于清醒了些。

由几个桌子拼成的加长桌坐满了人,轰是最后一个落座的。轰方才睡过不料陷入深度睡眠,睡醒了也晕乎乎的。好在咖啡因的刺激不让他在迟到的尴尬上更添一层。

墙上挂着白色幕布,投影仪正往上投影着什么东西。除了轰以外的所有人都显得对此很了解,不过轰作为刚刚被编入重案组的新人对案件没有任何了解也是正常的。没错,他两点半接到一个电话,对方在轰迷迷糊糊中报了一个地址,然后给他十分钟内到。轰焦冻花了三分钟才反应...

 
© 困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