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看着我。

宁缺毋滥。

白泽:老子还能喝十瓶

鬼白

第一次写这个cp希望不会太ooc【期待第二季

---

鬼灯放下手中高举的第十瓶酒,环望四周,阎魔王喝醉了逮着狱卒念念叨叨自己心爱的孙子,阿香她们已经回去,三三两两喝醉的人被同僚架着肩膀回去,身体已经轻飘飘,却还是紧握着没喝完的酒。

他面前的这个一喝起来不知天高地厚的神兽已然是喝高了,脸红红的,眼神迷离,意已微醺。半趴在桌上,手撑着脑袋还准备进行下一轮的划拳。

都说酒是穿肠药,色是刮骨刀。白泽偏仗着自己是上古神兽,身体异于常人,享尽两大美事。这样说来,他现在是个除了毒全满足要求的“四好青年”了。

啊不,是“四好神兽”。

“啊,继续继续~”

之前的游戏规则是输了的喝酒,并且赢了的人在输了的人的手臂上画小乌龟,无奈现在白泽手臂上画满了小乌龟,而他又喝了个烂醉,这个规则恐怕是得改改。

“换个游戏规则。现在是输了的人脱一件衣服。”

鬼灯这是明摆着欺负白泽。 白泽眯眯眼思考了一阵,挥挥手,本以为他会拒绝,结果还是答应了。

“一言为定~”

-果然是喝醉了。 鬼灯暗自想道。

“五魁首!”

“三星照。”

白泽看了看对方所示数字,又看了看自己的。

“哎呀~又输了~”

白泽端起酒杯一口干了,解开了头巾。

他撩了撩额前碎发,又拍了拍自己通红的脸。

“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真是有点热了呢~”

“七个巧~”

“全来到。”

“六六顺~”

“八仙寿。”

“诶~输的只剩下裤子了啦~”

神志不清的白泽又被灌了几杯酒,输了几回,腋下肋上的眼睛与白白软软的腹部。

“九连环~”

“五魁首。”

白泽挠挠后脑。

鬼灯神态自若盯着他。

“哎呀~裤子还是算了吧~”

-这就是底线了?

“不行,必须脱。愿赌服输。”

白泽难得地摇摇头拒绝。

“不可以~”

他整个趴在了桌上,快要睡着。突然被一大力圈住腰,往外拖。白泽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只晓得腹部触到凉凉的物什。

是鬼灯的手。

鬼灯的手到处探着摸着,冰凉的触感却在点燃白泽。

白泽有一些清醒,想着不妙,定神去捉住鬼灯乱动的手。

“女孩子限定~”

“哼。不是来者不拒吗。”

FIN.
---

其实只是鬼灯想要按照规则扒白泽裤子让他丢脸。

十瓶。神仙喝酒。【蜜汁吐槽自己哈哈哈

评论(2)
热度(91)

© 困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