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獸

絕不討好,寧缺毋濫。

© 困獸
Powered by LOFTER

他的眼睛躲进历史飘向未来

卡雷

-----------

凛冽寒冬刺骨冰霜,枝桠摇曳风尽肆虐。

雷狮拖着一只中弹身亡的死鹿,新鲜的血腥气味被空气凝结,不予扩散开来,任是再残暴的野兽也不易察觉这寒天里的佳肴。

但狩猎,才刚刚开始。

这次的冬天尤为难以度过,罕见的寒潮与反常的气压结为同盟,每每发作,掠夺满嘴的生命。自然永远比野兽可怕,也比动物更具兽性。化作饕餮巨兽,一路嚎叫,搜刮沿路所有的脉搏。大多野兽成为其口中餐食。

鹿的皮毛很保暖,足够抵挡这罕见的寒潮。寻寻觅觅翻了大半座山,才猎得这一头可怜的鹿,简单处理过就收枪返回。

雪越下越大,掩埋所有的声音。整座山没有生的气息,满眼的白色似会发光,刺痛神经。

独自归去,脚踩进雪地里发出的声音成了这里唯一的生气。黑暗渐渐降临。夜幕扼住阳光的咽喉,将它丢出舞台,几只困兽踊去,锋利的爪按住它们的食物,手臂般粗细的利齿刺进猎物的咽喉,满是倒刺的舌头舔舐猎物脖颈最后一滴血液,接下来是充满暴力的撕裂与分食。夜睥睨众生,当夜与死亡相勾结,便是新的灾难。他依次召唤出天启四骑士,在人间享尽温热血液四溅的快感,还不愿离去。

看着前方,无意,深空映入眼中。暗色背景,繁星密布,几颗星星尤为明亮,在給什么指明方向,又或者是什么难懂的星座星宿。幕布隐隐约约透着蓝紫色的光,闪着的星星越来越多,构成小溪,连绵不断汇成星河,一路融合更多的星河,越飘越远。

-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无边无际的深空,才是我们的自由。

从他决定要找新的乐园开始他就丝毫不差地预见这样的发展了,这也不过是他的乐子罢了。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

身体已经感受不到任何的温度,任是穿得严严实实,防卫到牙齿,行动还是全靠意识。

好不容易,熟悉的橘色暖光出现在视野,雷狮集中精神加快脚步,消耗最后的体力去追赶它,追赶它所代表的含义。

那不仅仅是他们的暂时落脚点,血脉与感情所附加的也不仅仅是暖光。

雷狮站在门前,刻意吞下过累而产生的喘气声,拽过鹿放在门前,尚未敲门,便立马有人开了门。

“我回来了,卡米尔。”

“大哥,欢迎回来。”

除了温暖以外的含义暂且被忽略,被融进他的弟弟身后的橘色暖光里,直至很多年后才被重新提取出来,藏在光后黑暗中不曾离去的那双眼和未曾改变任何的爱慕却永远也没有从黑暗中暴露过,雷狮也从未在意过那不曾离开的视线。只是,当一切都改变后,他偶尔想起他和他已故的弟弟的流亡往事,从未来远远地眺望过往,才发觉,他身后的那双紧紧跟随的毫无波澜的蓝色眼睛永远不会再投以那样的目光了。

Fin.

---

不算是刀,大概。因为是从失败的自戏改的所以可能有点奇怪???但是原文就已经很偏向是文了所以改了改就发了。ummmmm.

评论 ( 2 )
热度 ( 1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