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临终者告兀鹫
Powered by LOFTER

《锦衣卫的一年》白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操77thanx,n.h7tfui谢谢瓶子啊啊啊我操太可爱了你!!

瓶子小公举:

高亮:千年之狐X锦衣卫


这是生贺祝 @困兽 生快哈


本文有涉及我不明白的东西都是百度的
所以有bug可以向我提出来 我改就好
总之大家能看懂我想写的东西就好
按照原来的想法还可以扩写,主要是时间快到了就懒了,有的地方删减和简化了。
本文涉及:直男锦衣卫
                   白龙韩信与千年之狐损友关系
                   青丘没有被毁的背景下的故事
这对cp是老困给的 冰糕那个也是他提的
先提醒人物ooc是我的锅
文笔渣见谅
本来打算改结局的 结果发现时间不够了 就没改了
有看过的话可以不用看了😂


正文:


       那年长安城的冬天格外的长,也是格外的冷,看似明媚的阳光却一点温度都没有,即使是春节临近,那年的天气都不见回温,最终导致山上的雪还未化,地里的苗子迟迟不发芽。
       大殿之上的女子听着宫殿内的官员们的讨论,稍显不满的撇了撇嘴,眉头一皱脸上精致的妆容被定格了一般,那些官员也是能察言观色之人慢慢安静了……
       “不讨论了吗?”
       “陛下,今年遇到这样怪异的气候,百姓们都传言是您……”一个官员虽害怕却还是将话说了出来,可说到后面便不开口了等待女帝的话。
       “说吧,恕你无罪。”
       “百姓们都说是您身为女子,称帝不安抚民心,才导致如今的情况。”
       “哼……”武则天倒也是猜到会有这样的说法,发了句不满,却看着众人都已跪下让自己给点解决的方法。
       女帝招了招手,一个红棕色的身影便是来到了女帝龙椅一侧,男子手中的绣春刀和那一身蟒袍表明,来者便是女帝的亲信——锦衣卫指挥使狄仁杰。
       “准备行程,初一去敬业寺祭祀。”女帝朝着狄仁杰的方向抬了抬眉,稍微拖了拖语速。
      “稳定民心。”
      “是。”男子也是毫不犹豫的应了下来。
     
       从皇宫启程到敬业寺,一路上除了女帝随带的官员,宫女,干冷的空气和枯枝败叶,连平民都少见,倒也是平静,虽然这一趟狄仁杰是早打了招呼,却不该如此安静一点春节气息都没有,狄仁杰到确定了这是暴风来临的先兆。
       祭祀开始。
       女帝被宫女扶着手一步一踏的走上祭祀台,转身一甩那绣上珠宝的龙袍,便是坐在正中,几位等待已久的高僧倒是开始了自己的作法。
       祭祀临近结尾,突而远方的丛林里几只锋利的剑刃,带着寒气向祭祀台正中的女帝飞去,剑刃直冲女帝的颈部,还未靠近便被一道金光挡住,所有暗器都掉落在女帝身旁,一僧人见状便拿起暗器向女帝刺去,女帝只是冷哼了一句起身一甩龙袍带起一道飓风将僧人晕在一旁,这时丛林里惨叫声不绝,引得人们看向了那方,没人注意到那行凶的僧人已经不在,不过几分钟锦衣卫们押着几个人来到女帝面前。
       “属下办事不足,让陛下受惊了……”作为指挥使的狄仁杰马上便半跪着,请罪的话还没说完便被女帝给打断。
       “无事,这种事见多了。”女帝面部毫无惧色低眉思索着那僧人是如何消失的。
       狄仁杰见状便走到那僧人消失的地方,见着一个古怪的结印,马上结印便消失不见了。
      
       一夜未眠,狄仁杰紧握绣春刀在密林里穿行,在多方的调查下狄仁杰确定了那个僧人的逃跑路径,刚要踏上那僧人的住所一道法术蓝光闪出,狄仁杰马上提起绣春刀来挡住光线带来的刺激,再是后退了几步,稍显温和的蓝紫色光辉又是显现出,狄仁杰一眼便看出那是两道法术相撞,难道还有其他的人,不过好像并不是针对自己的。
       再是一会法术的气息便消失了,狄仁杰小心翼翼的靠近那院内,只见着那白日的僧人口吐鲜血倒在一旁,他正前方一道结印地上一只与成人男性一般大小的狐狸,嘴里呼着热气一脸狰狞的表情,裂开的嘴巴露出一排锋利的牙齿,呲呲的声响再配上那双闪着幽青的眼睛,让锦衣卫后背一凉,深呼一口气来调理自己的心态,这是…什么情况?!
      
       “大人,这只狐狸怎么处置?咦…还一身酒味……”李元芳将僧人尸体一切打理完,便踢了踢那法阵中已经安静化成一只普通猫咪体型的狐狸,那狐狸因法力用尽圈成一团熟睡着,即便是被踢也只是耳朵动了动接着便继续睡了。
       “青丘狐,因觅食误闯原本为我准备的法阵…真的这么简单吗?”锦衣卫锁眉,分析着一夜所遇,用手捏了捏鼻梁眼角处,轻轻叹了口气,倘若那个法阵困住的是自己,自己恐怕早去了,即便那是妖族自己也不能忘恩负义。“算了,带回去吧……”
      
      自那以后,狐狸便在锦衣卫府内住了下来。
      春天的气息慢慢靠近,化雪的冷气竟比那大雪纷飞时还要冷上几分,锦衣卫每次做完公事回府后,还会在自己房内的书桌上思考案件或是看看书,自从被那狐狸看了去,它便总在那个时候跑来打扰他,一会儿蹭蹭脚腕一会儿跳上桌面,一旁认真思考的锦衣卫倒也不恼,将它抱起放在怀里像是对待猫咪那样挠挠它的毛发,不一会儿那狐狸便安分的睡了去。
       这样还挺暖和……
       当夜锦衣卫将那只狐狸抱在怀里便是睡了去,待他睡熟,狐狸耳朵动了动,一双竖瞳闪了闪光,看了看身旁的锦衣卫,果然还是睡着了比较可爱,不是一板一眼的严肃,也没有随时安排手下做事的强制……
       【手下…那个耗子……好像这人只对那孩子笑过,魔种孩童…还是个小矮子】狐狸如此想着便笑了。
       【等等…这锦衣卫不会喜欢那种类型的吧……】
        狐狸的眼睛眯了眯,原本的爪子开始变化,一双十来岁小孩的手一下环在锦衣卫的手腕上,从床单里钻出一头带着狐耳的小孩脸,紧了紧手中的臂弯便闭上了眼睛。
      【明天有好戏看了】


       不过意料之外的是,第二天早上锦衣卫醒来是惊讶了一下,却安静的穿好了衣服,出门时看了眼床上还睡着的小孩,关上门后再仔细看了看外面的事物,迎面那只耗子便来到他身边,见着锦衣卫异常的行动。
       “狄大人,您在看什么?”
       “没…还以为不是自己的居所……”
       “诶?”李元芳一脸疑惑不解,却突然想到自己来的目的,“哦哦…对了,明大人说他有事找您。”
       “嗯,待会儿就去。”锦衣卫倒是习以为常了一般,毕竟那人找他不是卜卦就是下棋。
       “元芳,先前让你去调查那只狐狸的来源,不用查了。”毕竟一个才幻化成人的小狐狸也不必太在意,锦衣卫如此想着却突然想起昨晚和那狐狸同寝,指着一旁的屋子,“吩咐府内见到人形狐耳的小孩不必害怕,那是前些日子来府上的狐狸,将那间屋子打扫出来安排他居住,嗯……还有我屋内的床单也换一下。”
       一觉睡到自然醒的狐狸自然错过了这一切,他很奇怪那锦衣卫并没有因为自己的改变而惊讶,听下人说那锦衣卫出去了,更奇怪府内的人也竟习以为常了一般,像是对待普通小孩子一般总喜欢揉他脑袋,好在他想吃什么那些人倒也是会给他,除了酒……
       【啧…早知道不这么做了…本尊的脑袋快秃了……啊,酒啊,看到得不到是多么的痛苦……】
        时间过得很快,一天就这么过去了,狐耳的小孩很不满意的裂开嘴,露出小虎牙来吓了吓正拿着糖葫芦逗自己的女仆人,不过在那些人眼里那只是撒娇一般的动作。
       仆人似乎是听着府上的大门打开的声音,马上便跑去了厨房,见状小狐狸几步跳进锦衣卫的屋子,果然那人回来了,依旧在那桌上翻查着东西,狐狸一脸的懵懂无知站在一旁看着那人写字。
       “看得懂?”锦衣卫瞥见是他,也并不打算遮掩什么,反问道。
       “当然。”
       清晰的声音略带点傲气,让狄仁杰一瞬怀疑那并不是个才形化的小妖,可那狐狸的面容却纯真极了,甩了甩自己脑中的想法。
        不过从此以后锦衣卫再也没让狐狸在他房间过夜。


        春天来的快去得也快,夏日的太阳便出来了,狐狸也就有了解释的理由,热起来了不想碰自己也很正常嘛……
        如此想着人形狐耳的孩子拉扯了一下自己衣服上的绒毛,稍显烦躁的躺在府内假山上晒着太阳,喝着自己小葫芦里的酒,这一切便被偶然提前回到府内的锦衣卫看见,锦衣卫低头思索了几分,便马上叫住路过的仆人,在他耳边说了两句,仆人听完便跑出了府。


       “这是…什么意思?”狐狸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物体,然而让他更在意的并不是那个东西,而是如此悠闲坐在自己正前方的锦衣卫。
       “冰糕。”锦衣卫嘴角带笑意,还有些期待的样子,还将那名为冰糕的东西向狐狸推去。
       “夏日我便爱吃这东西,淡淡的甜味能让你清凉一天。”
       狐狸并不是不知道冰糕,只是觉得自己并不需要这种东西来调节自己的体温,所以从来没吃过。
       这是第一次吃。
       不过只吃了一点便无趣了,对于狐狸来说这种冰糕和那些糖葫芦一个样,还不如一口桂花酿来得爽快。
       “解热效果不好吗?”锦衣卫没看到狐狸心情有什么好转,便猜测是冰糕并没解决狐狸的问题。
        “解热?”狐狸眨了眨眼稍有些不能理解,仔细看了看锦衣卫,这才发现那人虽还是穿着初见那时的颜色,衣服却大有改变,虽然手上因为工作原因还是套着布条,然而胸前的衣服布料却少了很多,露出一大片的肌肉,不多不少刚刚好,再从那人颈部流下的汗渍泛着光,显示着锦衣卫的闷热,自己却还是那身带着厚厚绒毛的衣物。
        狐狸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这人以为自己怕热给自己介绍冰糕……
      
       大部分花朵早已绽放完,树叶着色以深,天以不再那么蓝,带着细细的白纱,秋天便来了,锦衣卫空闲时间却越来越少,有时狐狸几天都见不到他一面。
       某天晚上原本睡去了的狐狸突然睁开了眼睛,心脏异常的加快频率,就像是被一块石头压住了一般,屋外哒哒滴滴的水声清晰的传入狐狸的耳内,他变成狐狸的样子,跳上房梁到了客厅处,这才听见两个仆人的对话。
       “狄大人还没回来?”
       “原本预计下午就到的…不知道为何现在还没到……”
       锦衣卫不会不遵守计划。


       这是锦衣卫狼狈的一次,一条大腿被涂了麻药的箭射中,整个条腿都不受自己控制,手上脸上流淌着血液和那尘土混合成暗红色,深夜看不清那些在他归程上遇到的恶人的服装,然而也给他一线逃跑的希望,自己在暗别人在明。
       锦衣卫发现变故便将自己影藏起来,与他一起行动的人都被害,当然死在锦衣卫手里的人也不少,在他还能自由活动时,那些人几乎都是还没靠近便已经死在他手中的令牌上,不过现在令牌也没有了,腿也动不了,救兵也没有,逃命时也不知道自己跑到哪个地域……
       即使周围树林里全是那些恶人,他眼中却一点恐惧都没有,依然是那么沉着的金瞳,他想给他一次机会他便能活下去。
        至少在没被抓住时他是如此想的。
       “听闻这就是那女帝的第101条忠犬,锦衣卫总指挥使,叫狄仁杰是吧。”一恶人像是那众人的头目,手提利剑指着锦衣卫的胸口。
       “怎么?你敢杀我吗?”锦衣卫坐靠在树根上,忍着身上的疼痛,有些挑衅一般抬头看着那恶人的眼睛,锦衣卫明白倘若只是想杀自己,就不会只攻击自己的腿部了。
       “不敢不敢……”恶人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将利剑移开,不再对上锦衣卫的胸口,反而转向他的手臂,用力一刺将他的手臂插在树干上,瞬间鲜红的血液从那伤口溢出,再是一脚用力的踹在锦衣卫的胸口,让他因痛苦而弯曲的身子面向自己,惨叫声从锦衣卫嘴里出来,似乎是胸骨断了……
      “哈哈哈哈哈,你要是反抗我们可是很难办的呢。”
       疼痛几乎将锦衣卫包裹,身边一阵阵的讥笑声似乎把自己隔离,他闭上眼睛打算默默忍受这一切时,一阵冷风吹过,四周的环境安静到落叶都无比清晰,在然后只听的几声闷响,那是人倒地的声音,不过几十秒他再次睁开眼睛,踩在自己身上的恶人胸前插着血红的剑刃,热滚滚的红色像是小型瀑布一般撒得到处都是,眼睛瞪得很大却毫无人气,那便是死不瞑目吧……
       只见得眼前的血刃向后一甩,在空气中划过的声音冰凉冰凉得,恶人倒下后面便是那熟悉的狐耳孩童,一双竖瞳如初见那般深不见底,原本的虎牙变得又长又尖嘶嘶的闷叫着,从脚底升起的气流带动着他的长发和衣角有着一股说不出的王者之气。
       迅速将插在锦衣卫手臂上的剑刃抽了出来,用秘术止了血狐狸这才缓和过来,换上一副温和无害的脸。
       “没事吧?”本该是简单的问候却给了锦衣卫最好的支撑,这并不是幻觉……
       “没…没事……咳咳……”忍耐太久却在这时崩塌了,擦了擦嘴角咳出的血。
       “去通知元芳,这儿的情况…咳咳…”话说得越多却发现胸腔里越来越粘稠……
       狐耳孩童沉默不语,皱眉将刚刚那把用来杀人的剑向地上一插,一手敷上锦衣卫的眼睛,一晃而过,那原本不过自己腰高的狐狸变成比自己还高些许的成人……
       狐狸一手便将锦衣卫拦在怀里,时刻注意不碰着那些伤口,温柔得像是在呵护自己的宝贝一般,不紧不慢的跳跃在山林之间。
       耳边的清风似乎将锦衣卫的理智拉回了些许,他低眉思索了几番却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
       “你到底是谁?来大唐有何目的?”
       “很重要吗?”
       “我查过你……”
       “结果什么都没查到吧。”
       锦衣卫原本坚定的眼神却默默看向了别处,这表明狐狸说对了。
       “救你两次,你还这样对我的吗……”狐狸一双深紫色的眼睛眯了眯,嘴角露出狠意。
       “装成小孩来骗我的人,我又岂不提防着。”
       “……”
       一路再无言,只听着狐狸一直捏紧的手发出咯咯的声音,那是在生闷气,偏偏那惹毛狐狸的人却一点都不想做解释。
      
       狐狸将锦衣卫带回府后,便离开了,这一走便是一个月……
       “狄大人您的手还没完全恢复,怎么又开始工作了?”元芳一推开房门便见着锦衣卫又坐上那书桌,开始唠叨起来,毕竟这话他也说了很多遍了,可这锦衣卫却总是不听。
       “都快写不来字了……”锦衣卫一身简单的衣服,也没带上那帽子,碎发贴在颈部滑下来,一手握着笔一手扶着便又是写了起来。
       “对了,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当然办妥了,那些想要陷害大人的妖族已经锒铛入狱。”小魔种一脸的自信像是在邀功一般。
       “嗯…办事越来越快了。”锦衣卫难得笑着说话,习惯性的将手收下想抚摸什么却扑了个空。
       “那个死狐狸呢?近日都很忙才发现已经好久没见着它了。”元芳挠了挠耳朵弄的耳铃清脆的响了响,“突然没人和我斗嘴,有点无聊了呢。”
       “额…咳……兴许是无趣了,便回去了吧。”
      “诶?”


       送走李元芳,锦衣卫走去了旁屋,好像有一个月没住人了,除了桌上灰尘已经集满,其他一点都没有改变。
       突然内心的空空荡荡,呼吸不畅肺里像是灌水了一般,一阵寒冷的风带着湿气吹动着耳发,锦衣卫理了理衣襟闭上眼,却又无奈得摇了摇头便回到自己的屋子。
       也许是在懊悔自己怀疑过他,也许是在庆幸真的不是他。
       不过,那狐狸想做什么,自己没理由管,也管不了吧…就当他是个过客…毕竟连名字都不曾说……
      过客而已吗?


      高贵的白龙殿里,一白一紫两人吊儿郎当的相互举杯对饮又像是在闲聊般,却只听到那白龙的笑声。
       “哈哈……意外闯入法阵替别人受了一劫,还身负重伤哈哈哈哈。”白龙一边拍着石桌,一边毫不收敛的笑着。
       “有什么好笑的?”狐狸便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以为是‘投其所好’变成小孩想逗那个…人类?结果再也没被留夜哈哈哈哈哈。”
       “这不是留不留夜的问题好吧。”狐狸稍显尴尬的在喝了一大口酒,敲了敲石桌。
       “等等…他以为你会像人类一般怕热,给你介绍冰糕吗……怎么有点蜜汁…可爱呢。”白龙一手扶着下巴,说话间适当的停顿,这时没有大笑了只是嘴角微扬,似乎在想着什么。
       “啊喂,不过是个古老死板的锦衣卫而已。”见状狐狸不满般将手中酒杯搁下。
       “那你还救他两次?”白龙一脸的不相信,却突然想到什么,“你救过他…他还调查你?啧…人类的心怎么都这么…等等…锦衣卫?那个人类不会是大唐的狄仁杰吧。”
       “你怎么会知道他。”闻言狐狸一下便严肃了起来,眼里一点点变得凌厉,按道理说一个人类并不该为妖族所知,更何况是白龙这样不问世事的仙兽。
       “还记得以前妖族的叛徒吗?他去了人间,栽了,而且就是栽在狄仁杰的手中,那狄仁杰也是很有手段呢。”白龙有些敬佩的样子,毕竟那个叛徒即便是他自己都不一定能抓住,更何况狄仁杰只是个人类。
       “多久的事?”狐狸皱了皱眉,心却在盘算着。
       “就是前几天,这事在妖界和仙界都轰动了,你居然不知道。”
       狐狸当然不知道,自从回到青丘他便没什么心情去打听这些,除了喝酒玩乐便是在遥望着远方,那个名为长安的城镇。
       “难道说他两次遇险都是那个妖族做的?”
       “这么说来,我要是那狄仁杰也会调查你,一个来路不明的妖,不对…我要是他绝不留你在身边,变数太多一个不小心便是死。”一直不正经的白龙收起了自己的痞气,认真的想着。
       狐狸什么也没说,却明显能感受到一直萦绕着他的烦恼一瞬间烟消云散,释然了。


       又是冬日,窗外的雨滴里夹杂着冰霜,一盏烛火被点燃,锦衣卫靠着座椅看着书本,近日并无大事便有了看闲书的时候,不过一会睡意爬上锦衣卫的睫毛,若是往常这人又会被冷醒才会爬上自己的床。
       这次却并不是冷醒,怀里象征着狐狸噜噜的呼吸声响着,一股子酒气从它身上漫出,时不时煽动的耳朵在空气里划出声响,那条又长又暖和的大尾巴盖在自己腿上,锦衣卫安抚一般的抱着狐狸,深吸一口气再缓慢呼出,带着睡意的眼眸笑了笑。
       这样冬天才不冷嘛……


全文完


再次祝老困生快


本文并不想续写 我怕最后会变成刀
总之有人觉得好吃我会非常开心的♡

评论
热度 ( 81 )
  1. 临终者告兀鹫瓶子小公举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操77thanx,n.h7tfui谢谢瓶子啊啊啊我操太可爱了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