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獸

絕不討好,寧缺毋濫。

© 困獸
Powered by LOFTER

Blue eye prisoner and White phoenix

?!!!我为什么是丑则谕!??(惊恐)

隐夜鸫:

白狄


给丑则谕的生贺,比我晚一天生日的可爱家伙,刚好那天有重要的考试于是耽误了,但是还是说一句“生日快乐”吧! @困兽




  “Silver Crow又出现了!可恶,抓到他了吗?”


  警铃大作,月下雪白的身影划过每座建筑,追捕他的车辆与直升机根本无法追寻他的脚步。


  “什么Crow啊!我是Phoenix!”
  远处传来青年不屑的喊声,却没有人亲眼目击他的所在之处。


  Silver Crow是一名怪盗,尽管在这个时代“怪盗”并不罕见,但是像Silver Crow一样张扬的怪盗还真是极少。
  有人传言Silver Crow是一位美若天仙的银发少女,也有人传言Silver Crow是一位俊美的长发男子。
  Silver Crow偷盗的东西如他的名字一样多数是濒危鸟类,除开鸟类他也会盗取不少动物收藏品,无人知晓他盗取这些物品的目的也无人知晓他要去向哪里……


  今天警官李元芳先生又一次来到监狱中打扰其中一名要犯,他迫切的希望对方能帮助自己抓到那个盗贼。
  囚犯们开始开始窃窃私语,甚至有些大胆的家伙发出了意义明确的讥笑:“今天又来求您的前上司办事啊?您也真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李元芳偏头瞪了那个人一眼继续走向监狱的深处,在那里有一间屋子使用了七道锁加固。李元芳从警服上衣取出一张纸片递给门口椅子上的警员看了看对方向他致礼然后一一打开了那七道大锁,在那扇厚重的铁门打开以后里面还有一面铁笼,用了三把锁。


  “这还真是稀奇,又带来了有趣的东西还是想说服我‘改邪归正’呢?”
  坐在铁笼里的人注意到了铁门开启,他合拢了手中的书籍起身凑到铁笼的边缘以示迎接,他在微笑而那双眼宛如蓝色妖姬的魅惑。


  “请不要那么说,就算您身处这里也一直是正义的一方。”
  李元芳避开了对方的视线搬来墙角的藤椅坐下。


  “我尊敬的女王陛下并不欣赏我的正义所以我才会在这里,现在的我只是一个可悲的囚徒。”
  他突然皱了眉回到原位拾起那本被翻得卷角的书籍重新打开。


    “也许我刚来到这里的时候还会被您欺骗,不过现在不会了。您已经打开了那三道锁不是么?现在也在伺机放倒我······”
  青年露出了失望的神情低下头,他从未被自己的前上司信赖,或者说他的前上司从不信任自己以外的任何人。


  “——不愧是我的弟子一号,真是漂亮。”
  男人露出蛇一般的笑容扔下了那本书,书籍落地发出闷响,他推开了那扇铁门然后径直走到李元芳的眼前缓缓行礼。
  “那么,这次你们会带来什么作为我的余兴呢?我很期待哦。”


  “三天,如果您能帮助我们抓到Silver Crow的话能够得到减少十五年份刑罚的奖励。”
  李元芳将一只手移到了身后扶住外套下的金属物直直看向他的眼睛,如果对方做出过激行为可以将他击毙,这是上级允许的。


  “Silver Crow?没有听过呢。但是——他似乎很让你们很头疼呢。这三天我可以离开这间铁笼子么?”
  他合拢掌心对眼前的青年提出请求。


  “不可以······您可是危险的人物。”
  李元芳咬咬牙果断拒绝。


  “真是遗憾,害怕我逃跑的话给我戴上项圈怎样?就像警犬一样,七十二小时以后我没有回来的话,嗙——”
  蓝眼睛的囚人慢慢蹲了下来,他用一只手扶住李元芳的膝用另一只手摸索自己的脖子。


  “我明白了,但是私自处刑罪犯是不被允许的,我们会为您的项圈准备麻醉药,到了时间以后去回收昏迷的您。”
  李元芳轻轻推开了他的手臂算是接受了这个提议。


  “那么就这没说定了——”
  “砰——”
  白色的烟雾以他为中心炸开,数十只雪白的鸽子从其中展翅飞出,而蓝眼睛的囚人从烟雾中走出时已经换上了一整套完整的紫色燕尾西服, 原地转了一个圈接过一只白鸽叼来的礼帽。
  “怎样?稍微把以前的衣服去掉了一些荷叶边,这样就方便行动了,不过我还是喜欢以前华丽的样子呢。”


  “狄……”


  “错了,现在是Magician。”


  离开监狱的第一天,魔术师先生回到了自己的旧屋子里,足足睡够了十二小时才起来给自己准备了一份牛排,当然食材都是李元芳派人送来的。
  点燃香烟握在指间,桌面摊着用过的白瓷餐碟和刀叉,红酒杯盛了半杯纯净水,银灰的烟雾升华消逝,蓝眼睛的魔术师悠闲地靠着椅子翻阅手中半枚硬币厚的Silver Crow案例。
  “这家伙真是无聊,如果活在过去的话还会得到美称义贼呢,不过现在的时代……大家的脑子里全部都是利益呢,就连现在的我也不例外。”
  从李元芳给他的清单中筛选出几件这三天内会进行拍卖和展示的鸟类商品,做完这些,他需要做的当然是——准备礼服。


  今日入夜后的拍卖会在一所酒店一楼举行,想必是为了防止Silver Crow从楼顶逃走而临时修改的。
  向警卫递交了邀请函,魔术师压低帽檐向拍卖会场走去,他已经多久没有来过这种地方了呢?自从某次卧底任务中他的搭档“H·t”丧生他也正式走上了犯罪的道路,以自己天生的才华将曾经的同僚耍得团团转,将讨厌的家伙杀死夺取想要的一切,最终落入暗无天日的铁笼……不过那都是过去了,现在他得到了自由,尽管是短暂的。


  灯光依次熄灭,最后只剩下展示台那一处,所有人戴上了面具用编号相称彼此。
  那些琳琅满目的展品映入魔术师的眼中却没能激起一点儿他对那些物品的“想要”
欲望,现在……他到底想要什么呢?


  在同样暗无天日的会场中,魔术师阖上了眼逐渐沉没其中……


  “这是今日最后的拍卖品,人工培育失败,已到了濒危边缘的纯白孔雀——”
  主持人做出了迎接的手势,高昂的一番话将会场的热度带到了极致,而他的助手也从幕布后走出用一台精致的推车将那只雪白的孔雀带上舞台。


  终于要开始了——重头戏!


  魔术师扬起唇角扯松了自己的领结,指腹划过那之下的项圈,他感受到血液冲上头脑,几枚纸牌已经送入手中……请那只身为“诱饵”的孔雀和Silver Crow一同死在这昏暗的会场。
  他看到了,那位主持人背后的助手,那个家伙与自己有同样的气息,让人不悦的气息。


  “Ladies and gentlemen,今晚是一个愉快的夜晚,我们终于迎来了这位美丽的少女,但是她应该得到森林的庇护,让我们来进行倒数,结束这个完美的夜晚!3!2!1——”


  魔术师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击倒对手的机会,鞋跟踩上前排的椅背小腿施力跃起,手中的四枚纸牌冲那个大言不惭的家伙飞去。


  “啊——真是热烈的欢迎,用扑克牌的先生。”
  Silver Crow发出轻快的笑声扬起手中的什么东西击落了魔术师投来的纸牌然后以那些亮亮的物品击碎了上空的吊灯,这次——会场完全陷入了黑暗。


  “想逃吗?你是带不走孔雀小姐的,你们会在这里留下然后成为尸体。”
  魔术师扶住礼帽在地摊上翻滚了一圈落地,毫不拖泥带水的袭向Silver Crow所在的地方一记重拳落下。


  Silver Crow似乎是受到了重击,不过他并没有打算和魔术师纠缠,他的目标始终是带着那只白孔雀跑路,小心翼翼抱起展示台上的孔雀然后摘下帽子甩在了魔术师的脸上,通过夜视仪的指引一路跑向会场的出口。


  会场被重新点亮,尖叫的人群归以平静,魔术师从那顶Silver Crow甩来的帽子中翻出了一根银白的头发。
  “去死。”
  他将那顶帽子狠狠扔在了地上,还踩了好几下。


  就像魔术师预料中一样,那根银白的头发检测不出任何东西,而且根本没有这个人存在,魔术师突然有了一种荒谬的想法:Silver Crow是幽灵也说不定。


  第二日,魔术师将自己睡眠的时间压缩了一半,他记下了Silver Crow的某句话,那么他一定会带着孔雀去某片森林,考虑到这三天鸟兽拍卖和展品的时间,Silver Crow大概不会跑得太远……


  “早安小乌鸦,要来一杯咖啡么?”


  Silver Crow从自己临时搭建的小木屋醒来,他看到了昨天与他在拍卖会场中大打出手还险些令他肋骨骨折的人正坐在自己的餐桌前举着自己的杯子享受自己的咖啡!


  “你!是怎么!”
  Silver Crow猛跳了起来从枕头下抽出小刀指向魔术师漂亮的鼻梁。


  “安静些,你吵得我头疼,刚才不是说了我只是来喝口咖啡的吗?如果我想要下手,你现在已经血流成河了。”
  魔术师轻车熟路拿来了另一只杯子倒上热腾腾的咖啡递给惊慌失措的Silver Crow。
  他看起来比魔术师要小一些,银灰色毫无光泽的眼睛大概是义眼,一头奇艺银白长发快要及腰,让李元芳他们头疼不已的Silver Crow就是这么一个普通的青年。
  “不过……这么一看,真像呢。”


  “真像?”
  Silver Crow捧着杯子睁大了眼睛。


  “那么我就谈一谈我来这里的目的吧,Silver Crow先生。”
  魔术师垂下眼睫再次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


  “姑且打断一下,我可是White Phoenix,不是Silver Crow。”
  “Silver Crow”如是说到。


  “好吧,Phoenix先生,您听过‘Magician’吗?”
  魔术师眯起眼睛看了他一会儿改了口。


  “那个传说中的大恶人Magician?他不是被抓起来了……我想我明白了,那么,你为什么会从那里出来而且针对我?”
  White Phoenix一连发出好几个惊问不过他也逐渐明白了局势是什么情况,关于魔术师的传言他听过不少,不过本人在眼前带来的威压让他确信了传言是真实的。


  “……首先,在你告诉我你的背后势力之前我也不会把我的所有情况告诉你。你的行为造成了众多大人物的不满,于是有人请我来干掉你。”
  魔术师从怀里取出了一副扑克牌摊在桌面上洗开来。


  “意思就是想要知道我做那些事的理由吗?理由什么的……不过是想要保护无辜的鸟们罢了,不管你愿不愿意相信。”
  White Phoenix捋了捋自己的长发轻轻回答然后将它们绑成了马尾的样式。


  “那你不愿意拯救一下可怜的魔术师吗?”
  魔术师眯起自己蓝色的眼睛笑起来,尽管指间依旧在摆弄他的扑克牌,但是那双眼仿佛能直视灵魂的深处。


  “我拒绝。你是一个强大的人,不需要别人的拯救。”
  但是与那双蓝眼睛对视的只是黯淡无光的银灰义眼。


  “那么,要来玩扑克牌吗?胜利的一方能够得到一切。”
  魔术师轻叹收敛视线执起手中的扑克牌。


  “为什么我要答应你?”
  White Phoenix皱了皱眉喝掉了最后一口咖啡。


  “如果你赢了,可以得到Magician的全力协助,这不是很棒么?不过你输了的话……我还没想好呢。不过现在而言,情报很重要呢。”
  魔术师接过对方递回的空杯子重新倒满。


  “我不认为我能赢过你,有了这个前提你觉得我还有理由接受吗?尽管奖励很丰厚的样子。”
  咖啡已经变凉了,隔着杯壁靠在掌中没有任何温度,White Phoenix移开了视线。


  “我绝对不会出千,单纯的运气游戏,如果你依然不放心可以自己来发牌,这样如何?”
  魔术师歪头将扑克牌递到了White Phoenix的眼前。


  “我如果输了的话只需要给你你需要的情报就可以了,对吧?”
  White Phoenix犹豫了一下伸手接过那副有着奇艺卡背的扑克牌。


  魔术师弯起唇角以笑容回应……


  “吓了我一跳,还以为胜利的女神不再眷顾我了呢。”
  魔术师的胜利宛如理所当然,如果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天赋,那么魔术师的天赋一定是无穷的幸运。


  “你想要什么情报?”
  White Phoenix放下手中余留的扑克牌倒是轻松了许多,与魔术师这样的人较量实在有些可怕。


  “情报?但是——White Phoenix先生,您完全被我骗了呢。”
  魔术师从衣袋里取出烟盒倒出一根香烟点燃,蛇一般的目光,那双眼引诱着猎物。


  “你刚才——”


  “我刚才说的是‘不会出千’吧,骗人什么的不算在出千的范围吧?”


  “………我明白了,那么你想要什么情报?”


  “这是第三次了,White Phoenix先生。我好像没有明确的回答过您关于您输了以后的我‘想要’‘需要’的东西是‘情报’吧?”


  “……………”


  “愿赌服输吗?顺带一提,我的兴趣是将耍赖的家伙打成筛子哦。”


  “我知道了,我会听你的要求的。”


  “好孩子。没关系,一切都没关系的,我会帮助你的……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
  从此刻开始,魔术师的声线稍微有一些改变,他慢慢起身凑到了White Phoenix的面前弯腰亲吻了青年的额角。


  李元芳在第三日的早晨接到了魔术师的电话,为了保证魔术师愿意全力协助,项圈没有装入窃听器或者摄像头,而GPS也设定为七十二小时后麻醉剂起效后启动,魔术师每天做的事都是在结束一整天时才会打电话向李元芳汇报,而今天大概会有别的情况。


  “今天不会做特别的事,不过一定会去逛街,然后去看一看我们以前一起工作的地方,七十二小时到了以后根据GPS定位来找我吧,一定会有惊喜的。”


  那是最后的倒计时了,魔术师不紧不慢整理好了自己的领结,这次他换了一身黑色的西装仿佛送葬人的打扮,落地镜中的另一人轻轻皱眉,魔术师转过身摩挲了他及耳的银白头发轻声:
  “晚安。”


  ……


  当李元芳带领警队来到GPS定位的地方时,那里早已空无一人,留下不知被什么方法解除的项圈还有一束银白色的长发。


  “队长,需要安排人手去抓他回来吗?”


  “我觉得…这不是安不安排人手的问题了,而是我们再也找不到他们了。”


  “他们?”


  “不,我的自言自语而已,收队吧。”


  “是,队长。”


————没有然后啦————


有多少伏笔呢?来猜猜吧

评论
热度 ( 35 )
  1. 困獸隐夜鸫 转载了此文字
    ?!!!我为什么是丑则谕!??(惊恐)
TOP